返回

烈旭清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第十五章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赵烈旭和陈冀在附近的小餐馆点了两个菜,结账时接到顾蓉的电话。(щщщ..com)

     问了几句那案子的事情,又叮嘱了一些话,最后像是无意提起一般说道:“清河在关山街那边举办了画展,规模挺大的,最近挺不安全的,你要是不忙的话去看看,那孩子...可不能再受......哎,晚上肯定得弄到很晚,你送送她,照看着点,我心里头踏实。”

     赵烈旭接过找钱,和陈冀并排往外走。

     “嗯,我会去的。”

     顾蓉咦了声,紧接着道:“她一个人在这里,无亲无故的,你最近不都在这附近转悠嘛,她如果有事就多帮衬一把。”

     赵烈旭无言一笑。

     明明顾蓉和她一个学校,说要帮衬,是顾蓉更方便才是。

     顾蓉:“你说,这接二连三的出了这么些事,我总是提心吊胆的,那尸体还是在清河预订的房间里发现的,她一个女孩子肯定是怕的,你——”

     赵烈旭:“我知道,要开车,先挂了,回头再说。”

     “真知道?”

     “嗯。”

     陈冀拉开车门坐进去,随口问道:“我怎么听到什么女孩...怕......伯母在给你找对象?”

     “不是那事儿。”

     “诶,这么一说突然想起来,之前刘副厅介绍的那姑娘你还有联系吗?”

     赵烈旭发动车子,“没了。”

     “据小道消息称,那姑娘很中意你,不过也都是缘分,半路被咱小嫂子截胡了。”

     “小嫂子叫的还挺顺口啊。”

     “那可不是!小嫂子小嫂子小嫂子!”

     赵烈旭抿唇一笑,踩下油门,车子飞驰而去,路上扬起一片尘埃。

     路过几家花店时陈冀猛地拍大腿,“你有没有准备点什么礼物送小嫂子啊?”

     “嗯?”

     “人家邀请你去看画展,这种带名帖的都是高级场合,你不整点鲜花啥的?”

     赵烈旭:“订了。”

     “啊?什么?”

     “订了花篮送过去了。”

     陈冀:“卧槽——可以啊赵队长!这波666!”

     早些年他跟随着赵世康参加过一些拍卖会和展览,这些也算是基本礼仪。

     如果硬要说点别的含义,他是打心底为她高兴。

     陈冀和自个儿媳妇发了几条短信忽然膀胱一紧,指着前头的肯德基说道:“停一停,我去上个厕所,刚才饮料喝多了。”

     一停车陈冀一溜烟儿的人就不见了。

     赵烈旭单手撑在车窗边上,望着窗外。

     街边新开了家玩偶店,有个人形玩偶站在店门前搔首弄姿的发传单。

     他微微皱眉,莫名觉得有点眼熟。

     黑色的......熊......还有两片高原红......

     那熊见他盯着,扭着小碎步走过去递给他一张传单,赵烈旭刚想接,熊又把传单收了回去。

     赵烈旭笑了笑。

     熊叉了个腰,把传单往车里一扔扭着屁股又走了回去。

     店铺的橱窗展示柜上摆着一排的黑熊。

     赵烈旭手指叩着车窗边沿,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扬了起来,下一秒下车迈向那家店。

     陈冀急匆匆跑回来,系安全带抬头一看,后视镜里反射出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他猛地扭头看。

     后排座位中,一只黑色的玩偶规规矩矩的坐在正中间,脑袋顶在车顶,几乎霸占了后面的所有空间。

     陈冀:“这你买的?”

     “嗯。”

     “买这么大?”

     赵烈旭:“还好,也就一米六。”

     “这他妈都比我媳妇高了好吗!你买这玩意干什么啊?奥!你不会是想——”陈冀哈哈大笑,“这操作很骚,会玩会玩。哈哈哈,是不是小嫂子喜欢这个?”

     赵烈旭懒得多解释,只嗯了声。

     陈冀吹着口哨,“你完了,你真的完了。”

     认识这么些年,他从没见过赵烈旭搞这种花头。

     怎么形容?

     就好像是穿越到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用这样一些事物打动女孩子,即使很平凡,但充斥着恋爱的青涩与真诚。

     ......

     竞拍会是下午结束的,画展里所有的画都已经被贴上是否已经拍卖的标签,一共五十七幅画,拍出四十八幅。

     画展分为两层楼,借用了美术馆专门办艺术展的厅。

     展厅门口摆满了花篮和贺语。

     花篮也不似普通的那些那么俗气,都是新鲜绽放的白玫瑰,纯洁庄重。

     再往边上的是百合花。

     赵烈旭看到这样的摆法情不自禁的笑了声。

     估摸着是那丫头知道白玫瑰是他送的,故意摆在最中间。

     已是夜晚,展厅里人不似白天那么多,三三两两都有序的依次欣赏过去。

     有专门的人员在门口发放作品简介和目录的卡片。

     赵烈旭和陈冀签下名字踏入展厅。

     整个厅的基调是白色,顶上坠着参差不齐的飞鸽形吊灯,环形的白墙楼梯犹如游动的鲸鱼身体,曲线圆润优美。

     和外头的世界像是两个模样。

     陈冀是由衷的感慨:“这丫头是真的厉害啊!年轻有为!”

     赵烈旭翻弄手里的卡片,走到第一幅画跟前,“蒋平他们不来?”

     “这画展不是得办一个星期吗,他们周末来。”

     “那你怎么不周末来。”

     “嫌我当电灯泡?”陈冀环顾了一圈,“怎么没看见小嫂子,她不在这儿?”

     “你是来看画还是看人?”

     陈冀:“那你买个玩偶是送给画还是送给人?”

     赵烈旭睨他一眼,不语。

     陈冀:“你先看着,我去上个厕所,怕是吃坏了。”

     “行。”

     每幅作品右下角都标有题目与作者名,还有一句话的简介。

     画作分为五个主题——‘关于春天’,‘关于夏天’,‘关于秋天’,‘关于冬天’和‘关于你’。

     她的画都十分抽象,但依稀能辨认出那是纽约的四季,色调偏暗沉。

     一楼走到尽头,刚上楼梯迎面正碰上张蕴。

     张蕴迟疑了几秒,看清人后跟上去很果断的叫住了人。

     “赵队长。”

     赵烈旭一时没认出来,停顿片刻才想起来眼前的女人是谁。

     换了发型和着装风格,和之前差异挺大。

     张蕴:“怎么你会在这里?我还以为门口那些花是和你同名同姓的人送的,原来真的是你。你来参观画展吗?”

     “嗯。”

     张蕴有些不敢相信,“你对油画感兴趣?”

     赵烈旭想了想,“也不算是。”

     “那...看的懂吗?”

     “挺深奥,艺术家的世界有点难理解。”

     “我可以帮你解析一下。”

     赵烈旭客气的点了个头。

     张蕴领着他往楼上走,边走边说道:“这是我学生的画展,最近刚从美国回来,来中国做交换生,在美国时便已小有名气,这次学习赞助筹备帮她在这举行了第一个画展,今天下午还举行了拍卖会,你猜一共拍到多少钱?”

     张蕴说话时慢条斯理,声音知性温和。

     赵烈旭挑挑眉,“多少?”

     问是这么问,但思维还停留在‘这是我学生的画展’上。

     他和张蕴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当时聊天她也只说自己最近刚入职了一个大学,准备做教师。

     张蕴伸手比了个数。

     赵烈旭:“八万?”

     张蕴摇摇头,“八十万。”

     “有这么多?”

     “对啊,对于一个二十左右的学生来说能够到这个数已尽非常非常的棒了,关键是竞拍所筹到的钱都会捐赠到偏远地区的学校。我觉得...很有意义。”

     赵烈旭:“嗯,是挺有意义的。捐赠这个提议是学校的决定?”

     “不是,是那位学生的意思。”

     “做善事,挺好的。”

     张蕴笑着,随着他走。

     她低下头时不时整理一下自己的着装,她今天不比第一次见面那天,那次穿的比较素净,今天为了竞拍会穿的比较隆重。白色的抹胸礼服,比平时多了几份妩媚,但对她来说有点暴露。

     二楼中央白色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是其他油画的四倍,画前围了几个人,他们小声探讨着。

     赵烈旭走过去,只见白墙最左边有一行字——‘关于你’。

     张蕴说:“这个主题的画只有这一幅。”

     “就这一个?”

     “对啊,我觉得挺特别的。那孩子很有想法。这画还是昨天运来的,她来到中国后才完成的。我想,对她来说,应该也有特殊含义吧。”

     赵烈旭抬头,画中橘色红色交织在一起,构成光构成血构成河,明明充斥着希望却又隐隐流淌着绝望。

     女孩只有一个赤.裸的背影,是很纯真的白色,甚至与画面有种诡异的脱离感。

     是这所有画中唯一一幅不抽象的。

     他垂眼,目光落在右下角的小牌子上。

     作品名:《sun》(非拍卖作品)

     作者:sun

     简介:夕阳漫青山 ,——

     赵烈旭:“简介后面怎么空了一句话?”

     张蕴:“我也问过她,她说懂的人会知道的。神神秘秘的。”

     杨清河从楼梯口上来,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张蕴一直微笑着,十分得体的和他交谈,似在介绍点什么。

     当然,今天张蕴都是这么和一些所谓的重要人物介绍的。

     她之前没见过张蕴,今天上午是第一次碰到。

     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她们更敏锐更容易记住细节。

     那天晚上和他站在一起的女人就是她。

     杨清河记得。

     但张蕴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杨清河双手抱臂,倚在白色栏杆上,听着张蕴的剖析。

     张蕴说:“在我的理解看来,这可能是关于绝望的一种表达,少女自残,淹没在河里,有光,但却已是残阳。”

     赵烈旭始终不语。

     张蕴微微凑过去,“你觉得呢?”

     赵烈旭侧过脸,刚想开口就瞥见张蕴斜后方的人。

     杨清河穿着一袭黑色吊带礼服,前短后长,裙摆拖微拖地,头发盘起,额角垂了几丝,微卷,杏眼乌黑明亮,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她朝他走去,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声音清脆。

     赵烈旭凝视着她,有点出神,喉咙忽然有些干涸。gd180610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