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旭清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第六章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赵烈旭按密码锁时迟疑了一秒,随即按下密码。(YZNNw.COm)

     家里的灯亮着。

     玄关处有一双女性凉鞋,颜色明亮干净,款式大方。

     他换鞋进屋。

     卧室传来流水声。

     赵烈旭没进去,走到厨房倒水喝,打开冰箱,里头有四盒酱菜。

     除了四盒酱菜,冰箱里空到连一粒米都没有。

     仔细想想,他已经吃了半个月的外卖了。

     他端着水杯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看卷宗。

     都是些已破的陈年旧案。

     杨清河从卧室出来时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个人,穿着黑t恤,低头,神情专注,颚骨线条硬朗。

     杨清河轻手轻脚的挪到他背后,想吓一吓他。

     刚伸出手,还没捂住他眼睛,就被拽住了手腕。

     小姑娘手腕凉凉,身上都是沐浴露的香味,赵烈旭松开手。

     “我妈让你来送东西?”他的视线还停留在卷宗上。

     杨清河擦了擦头发,绕到跟前,在他边上坐下,“对啊,阿姨下午给你做了酱菜,但是临时有事就让我跑一趟。”

     “顺便在我这里焚香沐浴?”他说得不轻不重,像是开玩笑又像是故意损她。

     “焚香没有,沐浴倒是真的。顺便,借了你的衣服穿。”

     闻言,赵烈旭转过头。

     小姑娘头发湿漉漉的,发梢还在滴水,穿着是他的一件黑色t恤,衣服套在她身上显得特别宽大,长度快到膝盖那,领口微垂,露出漂亮的锁骨,她没穿拖鞋,□□的双脚十分骨感干净。

     他目光一沉,但稍纵即逝,随而回头继续看卷宗。

     杨清河解释道:“这个小区太黑了,找楼的时候没看清路摔了一跤,我穿的白裙子,脏了。哎呀,你都不知道,可丢脸了,那些老爷爷老奶奶都看我。”

     “杨清河,有没有人告诉你别在警察面前说谎?”

     杨清河故作惊讶,“这你也知道?”

     赵烈旭笑笑,懒得和她对戏,话峰一转,问道:“不回去?”

     杨清河往沙发一靠,懒洋洋道:“等裙子干呢,我要是穿你的衣服回去阿姨得怎么想。”

     “小屁孩还想挺多。”

     “小屁孩饿了。”

     赵烈旭把手机递给她,“点自己喜欢吃的。”

     按亮手机屏幕,张蕴的那条短信正好显示在解锁页面上。

     只是一串手机号,没有备注。

     杨清河想了想,把手机还给他,“阿姨说你手艺很好,我有这个荣幸能尝一尝吗?”

     赵烈旭是真觉得她得寸进尺。

     就和六年前一样,不认生,甚至有点厚颜无耻。

     但却无法让人生厌,特别是看到她眼睛的时候。

     杨清河看着天花板眨眼睛,“我记得六年前,你只会做蛋炒饭......带蛋壳的那种,你后来是去了新东方吗?”

     那天他正好得空,回了家,顾蓉因为学校里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虽然家里食材一应俱全,但他却束手无策。

     那时候杨清河也如现在一样,坦然自若道:“警察叔叔,我饿了。”

     赵烈旭打开冰箱,愣了一会很自然的拿出三个鸡蛋。

     打蛋的时候力道太大,蛋壳碎了掉进碗里,又碎又小,他倒腾了半天也捞不干净。

     杨清河盘腿窝在沙发里在看动画片。

     “我代表月亮消灭你——”电视里传来少女正义的声音。

     他回头望了一眼,杨清河看的投入。

     家里有隔夜的冷饭,先炒饭还是先炒蛋?

     思忖半响,赵烈旭把鸡蛋和米饭一起放入了锅里。

     锅里嗞嗞嗞的冒烟气,他手忙脚乱的开油烟机。

     水冰月消灭敌人时杨清河面前多了碗蛋炒饭。

     有点焦,有点干,有点独特。

     赵烈旭在斜对面的沙发坐下,“将就着吃。”

     杨清河哦了声开吃。

     他时不时瞄她一眼。

     杨清河都吃完了,随后从牙缝里抠出一小片蛋壳,中肯的评价道:“如果放点盐味道会更好。”

     赵烈旭:“......”

     “警察叔叔,其实,你会开火就已经很棒了。”

     “......”

     那天顾蓉回来后得知了这件事,笑得不能自已,时不时嘲讽他一下。

     后来想起来他自己也觉得是个笑话。

     “你想吃什么?”他出奇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杨清河:“牛排!”

     赵烈旭放下卷宗,站起身,拿上车钥匙,“我出去买菜。”

     杨清河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也去。”

     他视线从她头扫到脚,意思不言而喻。

     “都到膝盖了,而且我有穿打底裤,别人也不认识我。”

     “也对,不认识你,我送你回去。”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等等我。”

     赵烈旭笑着,在玄关换鞋,杨清河走得急,脚底打滑直直的向他扑了过去。

     赵烈旭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宽大的手掌稳稳的抓住她两臂。

     杨清河脑袋撞在他胸口,男人的胸膛结实而硬朗,隔着衣料也感受到了身体的炙热,似乎男人天生比女人热一点。

     赵烈旭低头看她,瘦瘦小小的,又和以前不太一样。

     到底哪不一样,他说不上来。

     他扶正她,松手,揶揄道:“我同事他一岁的儿子就这么走路的。”

     杨清河:“人家都有儿子了,你怎么还是单身?”

     赵烈旭弯腰把拖鞋摆好,杨清河拍拍他后背,说:“没关系,不用自卑,我也是单身。”

     他摇头一笑,把她的凉鞋拎过去放在她脚跟前,转而出了门。

     杨清河脚往里一蹬就追了出去。

     ......

     两人去了附近最近的大型超市,晚间黄金时间,超市里热闹非凡。

     杨清河推了个手推车。

     她走在前头,赵烈旭双手插袋跟在后头,目光一直放在她身上。

     “我们是不是要买点这种菜椒,装饰在牛排上会很好看。”杨清河自说自话,把一红一黄的菜椒放入推车。

     走了几步又问道:“光吃牛排吃的饱吗?水果沙拉吃吗?”

     水果区域颜色亮丽,很抓人眼球,水果散发着果香。

     杨清河松开推车跑过去,很认真的挑选。

     赵烈旭接住她遗弃的推车慢悠悠走到她身边。

     “樱桃吃吗?”

     “嗯。”

     “小番茄呢?”

     “嗯。”

     “你有什么不吃的吗?”

     赵烈旭:“榴莲。”

     “别的没有了吗?”

     “一般都能接受。”

     杨清河挑了几个苹果,“很久没逛超市了,竟然觉得有点新鲜。”

     赵烈旭拿袋子给她装,“国外开心吗?”

     她笑了声,“开心啊,要什么有什么。”

     赵烈旭对她母亲那边的状况不太清楚,如今看来,至少经济条件不错。

     “回来做什么?”他问。

     杨清河手里握着红彤彤的蛇果,“你猜啊。”

     “国外的学校不好?”

     “咦...算了算了,以后再告诉你,你总会知道的。”

     赵烈旭:“还要什么水果吗?”

     “不了。”

     赵烈旭把她手里的蛇果放入推车,拿到称量处称重。

     “这光买肉不舒服,得来点饭后点心。”陈冀说。

     几个汉子推着车来到水果区,也不懂水果好坏,捞上一点就走。

     蒋平:“大哥,这得称分量,不能直接结账。你等等,我想再拿个西瓜。”

     陈冀比了个ok的手势,一扭头眼睛都瞪大了,他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

     称量处挤了好些人,在队伍的中央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个头大,一个侧面就英气非凡,边上的女人瘦小性感,女人仰头看着他似乎在说些什么,陈冀没看清她的脸,只瞧了个背影,但莫名觉得很配。

     他像做贼般招来蒋平,“这女的就是刘副厅介绍的那个?”

     “卧槽!”蒋平结巴道:“这这这...这不是赵队吗!”

     “废话。”

     “不是啊,刘副厅介绍的姑娘个子高多了,头发是黄的,不是这个。”

     陈冀:“我说呢,平常一有案子就加班,今儿个怎么要回去休息,原来是谈恋爱了!”

     蒋平:“这姑娘怎么有点眼熟呢?”

     “嘶......是有点眼熟。”

     陈冀:“走走走,称分量去!”

     几个汉字如游蛇般穿梭人群排在后头,时不时往前张望,生怕错过了人。

     称重完两人刚回神就听几声热烈的队长,惹得其他人纷纷投来目光。

     杨清河认得其中两个,发现尸体的时候他们两个在,偏胖的男人当时还一起坐了电梯。

     陈冀:“好巧好巧!诶,这位是......”

     演技有点造作劣质。

     杨清河和那天装扮不同,没淋雨,干干净净,头发是披着的。

     蒋平仔细盯了会,拍手激动道:“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这不是住有女尸那间房的女孩子嘛。”

     几个男人同时奥了声,音调转了三个弯。

     陈冀挤眉弄眼,靠近赵烈旭,“合着那天这女孩在警局要等的人就是你啊,行啊,赵队长!”

     赵烈旭:“入警多少年了?”

     陈冀一愣,掐指一算,“六年多。”

     “推理能力还停留在六年前吗?”

     陈冀捂着胸口心中一顿痛。

     赵烈旭不遮掩,简单清楚的介绍道:“杨清河,以前认识的一位朋友。”

     大伙冷冷的瞧着,表面上看是信了。

     蒋平挠头,“我怎么没有这么可爱的朋友。”

     杨清河和赵烈旭站一起,显得个头小,瘦弱的模样让人很有保护欲,她生了一双漂亮的眼睛,清澈明亮。

     陈冀:“真朋友?”

     赵烈旭:“你说呢?”

     陈冀多看了杨清河几眼,忽然笑了,颇有深意的讲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回去的路上杨清河想起这几个人的模样不知怎么笑了出来。

     她说:“你的同事都挺幽默的,和我想象的警察不同。”

     “你想象的警察是怎么样的?”

     “嗯......中年,啤酒肚,一板一眼,眼睛犀利有阅历。”

     赵烈旭也笑了声,她形容的倒是像刘副厅长。

     杨清河望着窗外,车里的电台放着张国荣的千千厥歌,她跟着哼了几个音。

     像是无聊,她轻声问道:“如果是别人,你也会对她这么好吗?”

     “什么?”

     “如果你遇到了别的类似我的人,你也会这么对她吗?”

     “会吧。”良久,他这么回答。

     杨清河切了声,“可没有别人了,只有我。”

     赵烈旭眼尾上挑,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靠在车窗上,不语。

     张国荣的嗓音低沉又温柔。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gd180610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