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旭清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第五章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顾蓉厨艺了得,杨清河站在一旁像个木桩,唯一的用处就是品尝,随后很认真的告诉顾蓉味道非常好。(YZNNw)

     顾蓉把酱菜和酱牛肉放进保鲜盒里包装。

     “你会做饭吗?”

     杨清河摇头。

     顾蓉眼睛弯着,“阿旭手艺很好,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尝一下。”

     “他会?”

     “这孩子,似乎什么都会一点。”顾蓉笑了两声,“阿姨可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我也觉得他什么都会。”

     说起来可能略显俗气,盖世英雄,杨清河觉得就是用来形容他的。

     顾蓉清理完厨房已经是傍晚,余晖渐敛,西边云霞瑰丽,火烧云绵延千里,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整个厨房都染上了一层绯红。

     杨清河帮她把碗筷放入柜子,瓷碗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手上还沾着湿漉漉的水。

     她摊开手,红色的光流淌在她手心,水珠漾着光泽。

     她在美国不做家务,十指不沾阳春水,现下的这份安宁与舒适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顾蓉手机响,她擦擦手走到客厅接听。

     “好,我知道了,现在过来。”

     “二十分钟就到。”

     顾蓉回到厨房说:“我有几个学生最近在搞一个科研,论文出了点事,我去趟学校,可能晚点才能回来,麻烦你帮阿姨跑一趟,把小菜送过去行吗。”

     杨清河自然乐意。

     顾蓉把赵烈旭地址和门锁的密码写纸上塞给她,“你直接进去就好,把菜放冰箱上面那层。”

     “好。”

     学校和他的住处是两个反方向,顾蓉匆匆忙忙开车离去,杨清河在小区门口打了辆车,兜兜绕绕,到赵烈旭住的小区时已经天已经是华灯初上。

     城市繁华,走哪都亮堂无比,夜空看不见繁星,就连夜色也成了深蓝色。

     也许是错觉,杨清河总有一种顾蓉故意把她往他那边塞的感觉。

     赵烈旭小区所处的地段并不是很中心,是一所有点年代的小区,就连路灯都少得可怜,这块区域黑得像墨,和两条马路外的霓虹街道形成对比。

     小区周遭有遛狗的,散步的,跳广场舞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莫名有种安静闲适的惬意感。

     弯曲的小路两侧种满了梧桐树,阔叶长得茂盛,路灯孤零零的挤在中间,夏日的夜晚因为成群的梧桐树显得很清凉。

     十二栋一单元。

     杨清河边走边对照着楼道的标识找。

     咚——她走路没注意迎面撞上了个人,一袋子的小菜都滚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杨清河道歉,蹲下捡东西,小菜密封的很好,没有洒出来。

     捡起最后一盒时,那人还站在她面前。

     穿着一双破旧的回力鞋,赤.裸着的小腿肤色是酱油色,瘦得像皮包骨。

     杨清河慢慢站起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那人不动。

     她目光渐渐上移。

     只见那男人猛地撩开包裹住自己身体的外套,成大字型,呲咧着牙张牙舞爪的笑着。

     他里面什么都没穿。

     杨清河愣了一秒,那些片段就像走马灯般一闪而过,胃里顿时翻江倒海。

     她倒退了两步,扭头就跑。

     风呼哧过耳,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网笼罩住她,困住她,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后面男人踏踏踏踏的脚步声一直在逼近。

     杨清河回头望了眼,男人咧着笑在追她。

     前面健身器材区有几个老人在锻炼,杨清河奔了过去。

     再回头,那人已经不在了。

     几个老人见她气喘吁吁,面色泛白,友善的问道:“小姑娘没事吧?”

     杨清河喘得说不上话,只是摇头。

     那人赤.裸的身躯浮现脑海,喉咙里像有根线在提动,杨清河捂住嘴转头对着草坪一阵干呕。

     “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

     “老张,快给口水喝。”

     杨清河无法控制住自己,呕吐都双腿发软,她一个撑不住跪在了草地上,泥土脏了白色的裙子。

     好心的奶奶递给她水,她接水的手颤抖不止,刚喝一口又立刻吐了出来。

     微凉的水撒在她手上,指甲扣进泥里,泥泞不堪。

     她双手撑在地上,弓背颤栗,边上的老奶奶帮着顺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清河才缓过来,她的目光异常的冷静,像是习以为常。

     老人搀扶着她起来,“小姑娘你没——”

     杨清河轻轻摇头,嘴角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请问,十二栋是哪边?”

     老奶奶指指西边,“前面停着轿车旁边的几幢就是。”

     “谢谢。”

     杨清河拎起袋子走向西边,心口留有余悸,步伐不自觉加快。

     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不敢回头。

     “喵——”一只猫从里头钻了出来。

     四下寂静,就连猫叫都显得格外诡异。

     她几乎是小跑进那楼里,楼房是五层楼的老公寓,没有电梯,杨清河一口气登顶,找到

     501室,翻出顾蓉给的纸条,按下密码。

     砰——门关上的瞬间,她靠着门背定在了那里,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屋内漆黑一片,安静的只有她的喘息声。

     杨清河顺着门背渐渐滑下,双手抱膝埋头,十指死命的扣住自己的臂膀,手心的泥弄脏了她。

     晚风从窗户涌进,吹起她几缕发。

     沾染上的泥土腥气被扩大。

     “杨清河,你真窝囊啊......”她轻声呢喃着。

     ......

     因为是暑期,学校都在假期,陈冀通过校方联系到郭婷的班主任,再由班主任找到郭婷室友的联系方式,登门拜访了两位,却一无所获。

     住一个寝室并不代表关系融洽,对郭婷平时的动态她们都摇头表示并不清楚,要论和郭婷走得比较近的就属寝室里另外一位女生了,但那位回了老家,暂时联系不到。

     装潢公司规模小,只在大门口装了监控,赵烈旭用了一下午排查当天请临时工的监控录像。

     具装潢公司的经理表示,那天来的五位临时工年纪大约都在四十岁以上,也许是因为是底层阶级,常年辛苦工作面貌都比较苍老,但并没有特别突兀的人。

     监控只拍到了他们进门的一瞬间,短短几秒。

     工人穿着蓝色的制服,交谈时神情自然,只是走在最后面的一位头戴迷彩帽子,穿着长袖外套,完全没有脸。

     警队人员把临时工的身份信息再次核查了一遍,联系到本人做了笔录,其中有一位叫做陈国峰的男人说自己并没有去过那家装潢公司。

     赵烈旭把头戴迷彩帽的男人的照片贴白板上,“根据装潢公司经理和其他临时工的描述,此人年龄在五十岁左右,体格偏瘦,右脸有颗大痣,技术部门根据目击者的描述在做肖像复原。再看这里,这人戴的迷彩帽子和穿的迷彩外套市面上比较常见,但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自己会购置这样的衣物吗?”

     陈冀摸下巴,“这衣服瞧着真眼熟。”

     赵烈旭淡笑,“我们国家各大高校,开学之际都会有军训,而学生会统一着装,最常见的就是绿色的和蓝色的军服。通常,在军训结束后学生会把衣服扔掉,学校的保洁员等类似职位的员工会把这些衣服捡来穿。”

     陈冀拍桌,“还真别说,我楼下卖馄饨的阿姨也穿过。”

     赵烈旭:“此人外貌平庸,年龄与郭婷差距大,经济能力低下,做些不起眼的工作,身处郭婷周围,十分了解郭婷,也许...他们每天都可以遇见。”

     他在照片边上写下两个字:校园。

     “也许是校园内,也许是校园外,但八九不离十。”

     蒋平:“赵队,你上午说的不会收手是指......”

     赵烈旭扔下油性笔,侧头看向照片上的这个人,“就像你说的,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见到尸体都会惊慌失措,可他没有。”

     也许郭婷是他早就瞄准的目标,只是郭婷的死亡在他的计划里以意外的方式提前了。

     赵烈旭回过头,“明天你们几个跟我去一趟中际大学,散会。”

     陈冀伸了个大懒腰,“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啊,来我家吃火锅怎么样?”

     几个同事纷纷点头。

     蒋平:“赵队,你也来。”

     赵烈旭:“算了,昨晚没休息好,不凑热闹了。”

     陈冀抖眉,“我可都听说了,刘副厅给你介绍了个美女,昨天是不是凌晨回去继续约会了?”

     美女?

     陈冀不提这茬,他都快忘了早上收到了张蕴的短信。

     这女人倒也直白,问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几个人一齐走出警局,赵烈旭点了支烟,他抽烟时会习惯性的皱眉。

     陈冀也点了支,说:“我也算和你出生入死了,作为好兄弟可真得提醒你,单身太久可不

     是好事,白天整日对着尸体和悬案,晚上家里有个女人等着你,看到灯火和饭菜,这心里就

     暖洋洋的,再苦再累也有个支撑。刘副厅介绍的姑娘铁定好,好好处一处,兄弟们都在想快

     点喝你喜酒呢,再单着怕是要破警队最长单身狗的记录了。”

     赵烈旭笑得淡然,“宁缺毋滥。”

     “诶哟我去,我他妈鸡皮疙瘩掉一地。”

     陈冀和他警校同一届毕业,虽然不是同班,但后来机缘巧合倒成了同事,赵烈旭这号人警

     校时他就听过,各项测试永远的no.1。

     当时刚入队,上头派下来个任务,有人走私枪支弹药,到现在他还记得,那次一共出警七十八个刑警,一路从淮城追铺到云南边境。

     交战时赵烈旭一举擒获头目,抓到人才发现他身中两弹,左臂肩膀一枪,小腿一枪。

     这人的毅力和忍耐力非比寻常人。

     打那时起陈冀是真的钦佩他,破案的思路也比常人敏捷。

     这城府啊,也比常人深。

     没人猜得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也难怪局里的姑娘都迷得要死要活的。

     陈冀一伙人嚎着战歌风风火火的离去。

     赵烈旭坐在车里抽完了一支烟。

     张蕴又发来短信,时间掐的很好。

     她说,可能我有点唐突了,如果不方便也没事。

     他快速打下一行字,发送。

     ‘最近比较忙,抱歉。’

     张蕴秒回,‘注意身体。’

     赵烈旭发动车子,扬长而去。gd180610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