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6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车子路过友谊商店,橱窗里摆着的衣服吸引了墨池。

     思存似乎没有什么衣服,换来换去就那么两件。墨池心念一动,说:章伯,我要进商店看看。

     章伯停好车子,把轮椅搬出来,再扶墨池坐上去。很少见到残疾人逛商场,墨池的光临,引来很多人的注目礼。墨池让章伯推他到女装柜台。

     果然是换了人间,文革时断不会出现的色彩鲜艳、款式多样的衣服又露了头,市面上还很少,友谊商店却已经抢先摆在了柜台里。墨池看中了一款雪花呢短外套,挺括厚实的质感,大翻领,显得十分洋气。他记得小时候母亲就有那么一件类似的外套,曾经被政府大院的女同志们羡慕万分。而眼前的这一件似乎比母亲当年的更漂亮、更大方,有绿、蓝、灰、黑和格子五种颜色,各有特点。

     墨池瞬间就做了决定,黑色最小号,要两件。

     章伯说:为什么不要蓝的、绿的呢?喜庆又鲜艳。

     墨池边付钱边说:黑的素雅。这种上等呢料越是素越显品质,大红大绿在墨池看来,简直是糟蹋了衣料。

     从商场径直回家。墨池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把衣服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请保姆扶自己上楼。思存没在书房,墨池有些不安,正想着要不要去她的房间看看,却听到了婧然快乐的声音。

     哥!是你给我买的新衣服吗?刚刚放学的婧然抱着那两件外套冲了上来,另一件一定是给嫂子买的吧?

     墨池笑了,有个聪明又善解人意的妹妹真是件好事。墨池含笑道:是呀,快去试试吧!

     婧然像小鹿一样闪进了思存的房间。叽叽咕咕一阵儿后,婧然拉思存出来。

     两人都换上了新装。思存低着头,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那件外套穿在她身上极为合体,衬得她挺拔俊秀,黑色的衣服使她白皙的脸蛋更加精致剔透,眼睛愈显清亮,鼻子愈显高挺,嘴唇愈显红润。不但再也看不到一丝农村姑娘的土气,甚至有些像海外归来的女华侨。

     墨池几乎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思存是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呢?他遮掩地轻咳了一声,还喜欢吧?他问婧然。

     婧然本就是个衣服架子,穿什么都漂亮。她狡黠地推了推思存,哥问你话呢!

     思存低头不语。

     还在生我的气?墨池心想。

     嫂子喜欢得不得了,是吧嫂子?说话呀!婧然时刻不忘煽风点火。

     思存勉强点点头,小声说:喜欢。

     墨池释然了,偷偷松了口气,转换话题,昨天那几道数学题,你弄明白了吗?一会儿到书房来,我给你讲题。

     考生考试前需填报志愿。婧然成绩一向优异,决定报考北京大学经济系。思存在陈爱华的建议下报了本地的北方大学。墨池懂得母亲的心思,是不想让思存飞得太远,他的心思却有点儿复杂,既希望思存能和婧然一起考到北京去,又隐隐地不想让她离开这个城市。想到母亲同意让思存参加高考已经很难得了,墨池不再多说什么,况且思存底子没有婧然厚,报考本地的大学稳妥得多。

     考试日益临近,婧然也紧张起来,每天学习到深夜。思存更是不敢马虎,在墨池的威逼下日日学足十八个小时。她背语文,背政治,也背数学。墨池看着她把知识突击性地大量背到肚里,晚上还用各种题型考试轰炸她。思存一天比一天进步,墨池嘴上不说,心里却很欣慰。婧然从学校带回的试卷他都会好好研究,心里清楚就以思存目前的成绩,考上大学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