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5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报名后有一次预考,只有通过了预考,才能获得真正的高考资格。婧然的预考毫无悬念地拿了高分,思存堪堪过关,文科成绩还不错,数学勉强及格。墨池稍稍松了口气,嘴上却说:真够笨的,学了那么久,才考这么一点儿分数。

     思存压力过大,本来就像个点火就着的小刺猬,被墨池这样一激,马上黑了脸。不服气,可分数真的不给面子,急得她干瞪眼。墨池说:预考过关的学生里,只有少部分才会被正式录取。你现在这样肯定是不行的,还要再加把劲。

     婧然替思存分辩道:哥,你别吓唬她了。她已经进步很多了,她只学到高一,现在能考成这样很不错了。还有一个月才正式考试呢,她肯定能追上来。

     陈爱华来书房给孩子们送夜宵,听到他们的谈话,插嘴道:能考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思存本来就是试试的。其实在她看来,思存这孩子是很有灵气的。

     当时让刘春红同志找个念过书的,真不知道是不是失策。如果没念过书,墨池肯定也不会想着让她参加什么高考。这真要是考走了,墨池怎么办?可如果是没有文化的,墨池会对她这么上心吗?眼看着墨池这些天又瘦了一大圈,眼睛都深陷下去了,陈爱华的心里隐隐发疼。可如果不让思存考,墨池肯定不会同意的。这个倔犟的孩子,陈爱华是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老墨总劝她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不要为孩子操太多心,可她又怎么能不操心?

     墨池时而冷嘲热讽,时而关怀备至,把思存搞得不知所措。墨池给她整理的数学题型,被她很认真地抄在了笔记本上,时不时地拿起来看一看。

     墨池眼见她拿数学当成了语文学,也只有苦笑叹气的份儿了。但愿她能记牢这些题型,在考场上举一反三,至少混个及格。

     可是一次小测试,思存竟然在她擅长的语文上面犯了错误。由于审题失误,墨池给她做的小测试,一下子就失了五分。墨池气得摔了钢笔,数落道:本来会的就不多,还因为粗心丢分,这大学你是存心不想考上了!

     思存复习备考以来,就没被墨池夸过,心里既委屈,又不服气,梗着脖子说:这道题本来我会的,我下次审题认真点儿就是了。

     在考场上出了错,还会有下次吗?墨池严厉地说。

     我……这又不是正式考试。她嘀咕道。

     乡下人真是见识短,小测试都考不好,这个大学你别想考上了!墨池心里替她着急,说话就更加口不择言。

     所有的压力在墨池的这一句话上爆发了,思存发狠说道:我本来就是个乡下人,早就跟你说了,考不上我就走,跟你没关系!

     墨池本没真生气,也被思存给激怒了,跟我没关系?我费尽心思给你争取来的机会你说跟我没关系?我这么辛苦帮你补课你说跟我没关系?我是你丈夫你说……墨池吼到一半自觉语失,腾地红了脸,更大声音地吼道,是我自讨没趣!说罢推着轮椅摔门而去!

     墨池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是很生气,生他自己的气,怎么就说出了什么我是你丈夫这样的鬼话?他又气又窘,头痛至极,胸闷至极,抄起电话叫司机章伯来接他出门。

     章伯是墨家的老司机,看着墨池长大的,这么多年墨池没有开口跟他借过车。墨市长官复原职后,章伯也继续为墨家工作,他几次要开车带墨池出门散心,都被墨池礼貌而冷淡地拒绝了。这次墨池主动提出要出门,章伯高兴地把红旗轿车擦得锃亮,小心翼翼地扶墨池上车。

     墨池,想去哪儿?章伯笑呵呵地问。

     随便逛逛吧。墨池摇下了车窗,他只觉得胸口闷得很,必须要透透气。

     好嘞!章伯平稳地发动了汽车。墨池端坐,扶稳了把手,把头伸出窗外。

     北方的深秋寒气扑面,冷风一吹,墨池清醒了不少。他是在做什么呢?为了思存的一句气话就跑了出来,还说那么严厉的话伤她。万一母亲回去问她,岂不叫她为难?自己不开心可以叫车去散心,思存能做什么呢,只能一个人哭。

     想到这儿,墨池不忍心了,章伯,我们回去。

     这才兜了一圈就要回去,章伯不明就里,劝道:你难得出来,章伯带你逛逛。现在城市可变了样呢!

     城市真的变了个样,文革时关闭的商场、书店、餐厅都开了门,满街的红袖章不见了,行人衣着鲜亮,人人自危的阴霾也一扫而光,一派平和喜乐的景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