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4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墨池没想到小猫一样柔顺的思存发起脾气来竟是这样火暴。眼看着她要走出书房了,他竟推着轮椅追出去,横在她的面前。他带了三分真气,吼道:墨家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

     思存气结,又不是我要来的!

     墨池没话了。可不是,墨家也不是她要来的啊!还不是他那伟大的妈和热心肠的刘春红,把人家好端端一个大姑娘弄来给他这个残废当老婆。说到底,是他理亏啊!

     沉了口气,墨池说:你走,刘春红同志也得把你再弄回来。真想走,你就好好念书,好好考学,正大光明地走。不及格就逃,说出去丢我的人。

     其实思存刚才说完就有点儿后悔了,她知道来墨家是长辈做的主,怪不得墨池,可想想他刚才说得那么难听,心里还是不好受。用力吸吸鼻子,她咬着牙说:我考不上的,你别白费力气了。

     墨池冷笑道:我辅导的学生会考不上?你未免太低看了我。

     思存眨眨眼睛,一时反应不过来。墨池道:从今天开始,每天早晨多补两个小时数学,晚上多念两个小时文科,还有一个月考试,累不坏你。

     思存的斗志重新被唤了起来。不能被这个人给看扁了,一定要考出个好成绩给他看看!思存擦干眼泪,坐在桌前,拿起数学课本,命令自己沉下心看书。

     墨池转动轮椅到她面前,把课本拿开,黑着脸说:数学不是语文,光看书没用。以前是我疏忽了,光给你讲题,没有讲学习方法。数学掌握了方法,会比语文进步快。现在时间有限,我多给你整理几套题型,你记下来,数学也是有套路可循的。难题就不管它了,争取把基础题都拿下来。

     思存对数学全无感觉,墨池的话她也听不明白,又不好意思问,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墨池说:你先学别的吧,我今天整理一下题型。

     思存咬住嘴唇,听话地拿起了政治书。她的心里有点儿打鼓,墨池这么费尽心思地帮她复习,不考上誓不罢休,是真怕她给他丢脸,还是想名正言顺地把她弄走?来的第一天,他就说不要她了。她不贪图墨家的富贵,可想到墨池少年时代受过的苦,想到暴风雨夜他对她的照顾,她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墨池翻遍数学教材,把常见的基础题型全部整理了出来。中午保姆把饭送进书房来,墨池叫思存吃了到楼下花园走走,增强体育锻炼,而自己却连头也没有抬。时间太紧迫了,他满脑子想的是怎么尽快帮思存提高成绩。

     思存散步回来,又在自己房间发了会儿呆,两点钟回到书房,墨池还在翻书,桌上那份饭菜动都没动。

     思存默默地把饭菜端回厨房热了,你还没吃饭呢,吃了再看吧。就好像墨池是备考的学生一般。

     墨池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抓起馒头就往嘴里塞。思存说:多吃点儿菜。墨池胡乱地应着,却没动筷子,三口两口解决掉了馒头,不再理她。

     思存叹了口气,把剩菜端走。

     傍晚,墨池终于从厚厚的几本数学书中把例题整理了一遍。他抬起头,一阵晕眩使他差点儿栽倒在地。思存高呼,你怎么了?

     墨池托住额头,声音沙哑地说:我没事。你休息一下,晚上开始讲数学。说罢吃力地推着轮椅回到自己的房间。

     墨池全身酸涩难当。他忘了自己不能一动不动地坐这么久。牢狱的日子给他的身体留下了很多后遗症,他既不能运动,也不能久坐,用医生的话说,最好卧床静养。

     他有些赌气地关上房门,恶狠狠地捶打僵硬的腰部。酸痛稍微缓解了,他试着双手扶住轮椅,站起身子,从腰到腿的剧痛却使他站立不稳。真想上床躺一会儿,他却不敢,否则今天晚上他不会有力气再爬起来!

     正在跟自己的身体较劲,只听咚咚咚三声门响,思存端着餐盘敲门进来。这姑娘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他还没让她进来呢!墨池有些气闷地说:不是说不要随便进我房间吗?

     思存憋着气,告诫自己别和这脾气不好的、阴阳怪气的人一般见识。你中午没吃好,我和保姆给你做了点儿蔬菜,吃了会舒服点儿。

     餐盘里是稀稀的小米粥,精巧的小点心,一小碟腊肉,还有碧莹莹的炒青菜。墨池觉得饿了,就不再追究,端起碗喝起粥来,顺便问道:你吃了吗?

     我下去和保姆吃。思存硬邦邦地说。

     好,八点钟回书房。墨池埋头喝粥,不再理她。难道她就不能和他一起吃?

     按照国家规定,考生需在户口所在地报名。思存的户口已经转到了墨家,便和婧然一起报了名。考试日益临近,思存终于把所有课本梳理了一遍。在墨池的辅导下,数学似乎有了些进步,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提高太多。好在墨池给她制定的复习战略是:数学及格就好,其他科目力争高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