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3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婧然拍手道:哥哥你和我们老师说的一样呢!思存有希望了,你可不能不管她哦!

     墨池知道古灵精怪的妹妹在拼命给自己和思存创造机会。这个丫头,都什么时候了,亏她还有这个闲心。

     墨池自己转动轮椅到桌前,拿起纸笔,疏疏朗朗写了几行字交给思存,我们按照这个计划补习,你看行吗?

     思存狐疑地接过来,那竟是一份学习计划。

     每天的时间被分成了三段:早上八点至中午十二点,通读全部教材;下午两点到六点,做教科书上的练习题,找出薄弱环节重点加强;晚上八点至十点学习数学。墨池说:时间安排得很满,这段时间你要吃点儿苦了,有问题吗?

     思存赶紧摇头。墨池为她订学习计划,还给她补习,为了他的这份情谊,她也必须把大学给考上!

     墨池说:就从今晚开始吧,一会儿晚饭后就到书房去补数学。以后每天早上八点我准时在书房等你。婧然周末和晚上也去书房,不能成绩好就掉以轻心。

     知道了!婧然干脆地说。她欢快地对思存耳语道,哥哥肯出马帮你补习,你一定能成的!

     第三章考出来的爱情

     墨池正式当起了思存的家庭教师。教室就在书房。他每天上午带着思存梳理知识点,下午思存做习题的时候墨池就默默地准备第二天的课程。晚上给她讲完数学,思存还想再背会儿课文,墨池却把她逼回房间睡觉。只有保持身体健康和精力旺盛,才有可能爆发出最大的潜力。

     思存不知道,她回去休息以后,墨池还要在书房里待很久,批改她做过的习题,分析她对知识掌握的情况,准备第二天的学习大纲。对于这次高考,似乎墨池看得比思存还重。他的命运已经不可改变了,而思存却可能通过高考开始新的人生。

     看到墨池心意已决,陈爱华纵使一百个不愿意,也还是默许了思存参加考试。好在思存是个朴实乖巧的孩子,就把她当亲女儿养着吧,能够走到一个屋檐下也是缘分。再说也许思存考不上呢!那么儿子就没有理由让她离开墨家了。

     她每天吩咐保姆为三个孩子准备补品,三餐荤素搭配,补脑的鱼汤,强体的骨头汤轮番上场,晚上还给苦读的孩子们端去夜宵。她最心疼的是墨池。因为他身体不好不能考学,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他却要陪着思存苦读,这样熬下去,真不知道他能不能受得了。

     思存的记忆力惊人,学过的文科知识,稍加复习就能掌握得很好。但她在数学上似乎缺乏天分,最基础的公式也要墨池讲很久才能勉强理解,一做题便又晕头转向了。

     这天晚上,思存又对着算术本冥思苦想。她秀眉紧蹙,铅笔抵着下巴,苦苦思索,可还是完全抓不到头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本子,似乎要把本子盯出一个洞来。

     墨池微微笑着看思存,她那副认真的模样倒真可爱,只是,她为什么不尝试着动一下手呢?那是一道立体几何,添加一条辅助线,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思存看了看墨池,求救似的。墨池板住脸,严肃地说:别看我,高考的时候,我不能帮你做题。

     思存委屈地咬咬嘴唇,继续死盯着本子。墨池无奈地叹口气,提示她,辅助线。

     思存茫然地拿起尺子,在图形上比量着,完全不得要领。墨池苦笑,看来她真的是缺少逻辑思维。再叹了口气,他拿过尺子,把算术本拉过来,板着脸说:我再最后讲一次,还不会的话,要打手板喽!

     思存扁扁嘴。她在县里读高中的时候,数学就不太好,但有文科成绩拉着,总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可要拿到高考考场上去拼,她完全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命运。

     墨池把那条辅助线用红笔帮她添好,又把公式写在下面,再把算术本推给她,现在会做了吗?

     思存豁然开朗,刷刷地写起来,不一会儿就把题目证明出来了。

     墨池说:这道不算,再证一道。然后翻书又找了道类似的题目给她。这一次,思存顺利地解出了题。

     几天后,婧然从学校带回了新的模拟题,墨池把思存关在书房里,亲自给她监考,一天之内答完了全套的题,并连夜把卷子批改了出来。思存的整体成绩有了明显提高,但很多细节还是不尽如人意,尤其是数学,居然还是不及格。距离考试只有一个月了,墨池不禁有些心急。

     第二天,墨池早早地到书房,把考卷在桌上一字排开。思存一进书房,就被那白花花的一片考卷吓了一跳。一看分数,思存脱口而出,道:怎么会这么低……

     墨池突然有些生气,她自己考出来的分数,居然还问他?他不禁提高声调说:你还好意思说?复习了快一个月了,居然进步这么小,月底就考试了,这样的成绩你怎么拿出去考?

     思存这些天来日日苦读,也是下了许多工夫的,没想到一大早居然就挨骂,再加上心理压力大,忍不住发泄道:反正我也不行,还是不要浪费你的时间了。

     墨池本来没有真气,被思存一顶,火气也冲了上来,高声说:你现在说浪费我的时间,当初为什么说要参加考试?难道我们墨家的人上了考场再拿个鸭蛋回来丢人吗?

     谁要做你们墨家的人了?你不是一直盼着我走吗?那我就走!思存压抑多日的情感终于找到了出口,说话竟也提高了几分。她忍住眼眶里的泪水,扭头就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