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1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风雨过后,又是一个洒满阳光的清晨。窗外鸟鸣啾啾,思存从温暖的梦境中醒来,紧了紧裹着的毛毯,思存猛然想起,这是墨池的房间!

     那么,自己是在他的房里看书睡着了?昨天,他似乎很不一样呢!毯子也是他为自己盖的吗?思存把毯子抱在怀里,暖流涌上心头。

     雨夜过后,墨池马上叫人帮思存修好了窗子,又亲自到她房间查看,甚至检查她的褥子够不够厚,被子够不够柔软。思存像个突然被宠得不知所措的孩子,紧张地跟在他的身后,想阻拦又怕被他凶,慌张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墨池转动轮椅,让自己面对她。思存紧张兮兮的样子让他有点儿想发笑。他干咳一声,让自己的表情严肃起来,认真地说:以后缺什么一定要及时和我说,不要等到自己被吓得半死还硬扛着,知道吗?

     思存小脸通红,发窘地点着头。

     傍晚婧然回来了,给思存带来了她自己编的花环。婧然亲热地把美丽的花环套在思存头上,两个女孩子笑闹成一团。看到客房窗子修葺一新,才后知后觉地嚷道:昨晚下雨你这房间进水了吧?我怎么忘了这窗子关不严实!你有没有着凉,有没有害怕?

     思存微微地笑了,虽然一冷一热,墨家兄妹的细心和善良倒是一样的。她忙说:昨晚一切都很好,你哥哥带我去他房间过夜的,不冷也不害怕。

     什么?你在哥哥房间过夜?婧然的眼睛发亮,你们有没有……你们已经……

     什么呀!思存知道婧然误会了,小脸涨得发红,我只是在他房里看了一夜书!想到墨池给她披的那床毯子,思存下意识拢了拢手臂。肩上,仿佛还有墨池给她的温暖。

     婧然装着失望的样子,夸张地说:原来只是看书啊!你们俩真急人!你可是法律上承认的我大嫂呢,怎么就和我哥住不到一块呢?

     思存窘得都快挖个坑把自己埋到地里去了。她从小在乡下长大,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讳莫如深,怎么好意思和婧然谈什么嫂子不嫂子呢?

     思存跺了跺脚,扭过身不理婧然了。婧然咯咯地笑。

     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墨池依然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书,思存除了简单地照顾他,就是飞快地去书房还书取书,偶尔遇见墨池,后者也只是对她点一点头。雨夜的细心呵护已经成了遥远的回忆。

     国庆节后,墨市长破天荒地召开紧急家庭会议:国家从今年开始恢复高考,1966年1977年的初高中毕业生都可以参加。婧然和墨池要抓紧复习功课,准备高考!

     墨市长的话像一颗定时炸弹,家里顿时炸开了锅。婧然欢呼雀跃,陈爱华难以置信。

     国家取消高考都十年了,消息可靠吗?陈爱华说。

     绝对可靠。近期教育部就发正式通知,是省里的老高告诉我的。老高是墨市长的老战友,在省里专管教育工作。

     真是太好了!陈爱华兴奋地拍手说道。她是1949年毕业的老牌大学生,非常崇尚文化。墨池和婧然两个孩子被文革耽误了学业,一直让她感到遗憾,现在国家恢复高考了,两个孩子无论如何要搏一把。19661977的初高中毕业生都可以考,刚好墨池是1968年初中毕业,婧然是高中应届毕业生,他们都可以参加考试喽!

     墨市长说:婧然肯定可以,墨池……墨市长的声音低沉了下去。

     墨池沉默地看了一眼左腿空虚的裤腿,早已愈合的伤口仿佛被生生地撕裂一般,让他的心都缩成了一团。他没有机会,国家哪里会培养只有一条腿的大学生呢?

     墨市长说:墨池的情况要看教育部的具体通知,应该不出一个月通知就会正式下达,婧然和墨池都要抓紧复习。

     思存始终坐在边上安安静静的,墨池盯着自己左腿看的时候,思存也在看他,把他的伤痛都看在了眼里。她很想上去握住他的手,为他分担一点点,却没有那个勇气。墨池抬起头,刚好看到了思存的眼神,那种为他心疼、为他痛的纯真目光让他的心怦然一动。

     猛地想起思存也是念过高中的,文化底子应该不弱。他脱口而出,思存也要参加高考。

     全家再次沸腾了,家庭成员反应不一。婧然最高兴,有人和她一起复习功课了。墨市长不置可否,关于思存的到来,完全是陈爱华的杰作,他从心底并不赞成。但人已经来了,就顺其自然,他没时间多过问。

     陈爱华极力反对,思存都结婚了,就不用考了。

     墨池不顾思存在场,义正词严地说:我和思存没有夫妻之实,如果因为结婚而不让思存考试,我明天就去和她离婚。

     你疯了!陈爱华尖叫道,离婚了你怎么办?她又怎么办?你以为离婚对姑娘家是什么好名声吗?

     看到陈爱华反应激烈,墨池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但惹恼了母亲,也伤了思存。但思存一直默不作声,双手绞着衣襟。

     思存读过高中,她有能力上考场去竞争一下,这关系到她一生的命运。如果不是到我们家来,她肯定可以参加高考。不能因为她来了我们家,就剥夺她的权利!墨池的话语还是有些激动。

     陈爱华气得呼呼直喘。墨池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她当然知道思存读过高中,还知道她品学兼优!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能让思存考,因为她知道,思存考得上!如果思存去上大学了,墨池怎么办?思存还能安心在墨家待吗?她能把自己的一生绑在残废的墨池身上吗?陈爱华只是个平凡的母亲,在对待儿子的问题上,甚至有些自私。她的儿子受了太多的苦,她太想有个贴心的人照顾他了。

     思存的头低低的,很抱歉自己引发了一场家庭矛盾。

     还是墨市长沉得住气,大手一挥,说:你们别吵了,思存自己的事让她自己做主!思存,你想考吗?墨市长宽厚的脸看着思存,带着慈祥和威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