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0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思存大梦方醒地看着墨池。书房虽然窗户密闭,但毕竟缺少人气,比房间要阴冷上一些。墨池只穿了件居家单衣,连个外罩都没有披,要是伤风了可就糟了。想到这里,思存忙说:我推你回去。

     我自己可以,你喜欢什么书就多拿上两本吧。墨池说罢,先推着轮椅走了。

     思存紧随其后,抱着两本书跟墨池回到房间。那个,天挺凉的,你加件衣服吧。思存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指着床头的外罩说。她不敢,也不好意思把衣服拿给墨池。

     墨池竟然听话地把衣服披好,说:随便坐吧。

     思存却不知道该怎么坐,手足无措地站着。

     墨池轻笑,看来自己在她眼里真是凶神恶煞了,心里又有点儿为她痛。这些天,难为坏她了吧。原本以为冷漠就是对她好,能够赶走她,让她去过属于健康人的自由自在的人生,殊不知却忽略了她内心的感受。嫁到门第显赫的墨家,对着自己冷冰冰的脸,自己还要给她摆臭脾气。她是不是委屈得偷偷哭过?这个念过高中的、爱读书的、温柔胆小的女孩子,实在应该是被照顾、被呵护的啊!

     墨池指着自己的大书桌说:坐到那前面去看吧。

     那你呢?思存迟疑地说。

     我,随身就有坐骑啊!墨池拍拍轮椅,自嘲又带着点儿满不在乎地说道。

     他的笑容竟那样温暖!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寒夜,思存竟如沐春风!脸上一红,思存赶紧低了头,坐在墨池的大书桌前,翻开了书本。

     书桌是厚实的实木所制,保留了木头本来的颜色,却被打磨得十分光滑平整,透出厚重的质感。思存从没见过这么好的书桌,也许这个风雨夜过后,也不再有机会享受这么好的书桌。她有点儿贪恋地伏在桌上,一种沉稳内敛的气息竟包围了她。是好木头的气质,还是常年坐在桌前读写的墨池的气息?思存不好意思抬头看墨池,敛神静气,把心思放到了书上。

     墨池也埋头读书。窗外风雨声依然,两个人的屋子却有着心照不宣的温暖。

     夜深了。墨池轻揉太阳穴,眨了眨有些发涩的双眼。医生说过,他的身体需要一个很长的恢复期,最重要的是按时休息。这样阴雨的天气,又坐了大半夜,墨池感到体力有些吃不消。思存从桌前跳起来,你累了吧,我扶你上床休息!

     不用。墨池微微笑,上床这样的事我还能做到,你继续看书吧。

     不行,你休息,我得回去了!思存说。

     回哪里?回客房吹冷风?墨池道:今晚你别回去了,明天我叫人来帮你把窗户修好。

     不行,会打扰你休息的!思存抱着书就要跑。

     等等!墨池说,我还不困,就是想靠床上看会儿书。你留在这里,累了就在沙发上睡一下,我想喝个水什么的,还可以叫你。

     这样啊!思存说,那我先扶你上床。不等墨池拒绝,思存柔软的小手已经托着墨池的胳膊。墨池微笑,这个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姑娘,真要她扶,她也没有这个力气呢。墨池微微借力,把自己移动到床上。思存连忙手脚麻利地帮他掖好被子,又倒了杯热水,放在他的床头。

     墨池举起书道:我继续看书,你累了就睡会儿。他知道,自己若是先睡下,这个腼腆的姑娘肯定就会跑回客房,心惊胆战地喝冷风冷雨了。

     墨池放松地把自己靠进枕头里,全身每根骨头都是酸痛的。他也看不进去什么了,只微闭双眼,凝气养神。他拿过杯子,杯子里袅袅的热气轻抚他的脸颊,是温柔水润的舒适,就像她的感觉。

     从什么时候起,在他心中,她不再是木讷呆板的村姑而是柔情似水的天使?她从来就是纯洁的天使啊!哪怕是刚从乡下出来的她,也仅仅为了恪守一个照顾他病体的承诺。这样纯洁朴实的姑娘,还不是天使吗?

     只可惜自己这样残败的身体,又怎能给天使一个安全的庇护之所?

     微微叹了口气,墨池让思绪沉进了更深更远的地方。

     似乎稍稍睡了一会儿,墨池猛然惊醒。第一件事就是往桌前望去。思存还在,也许是夜深熬不住了,趴在桌前睡得像只小猫。

     墨池摇摇头,她记得给他加衣服,却不知道给自己盖上条毯子吗?墨池拉过轮椅,把自己挪上去,拿了床边的毯子,尽量轻地来到思存身边。她真小,毯子可以整个包住她。她睡得可真香,像个小婴儿,居然还扁了扁嘴巴,秀气的脸蛋在柔软的毛毯上蹭了一蹭。

     墨池微笑着又看了一眼,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床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