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8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婧然兴奋地说:我哥也喜欢读书,他有个大书房,你一定很喜欢。明天我带你去看!

     思存高兴地说:好啊!想到墨池冷冰冰的面孔,又迟疑地说,行吗?

     婧然说: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哥最宠我了!

     婧然窝在思存身边,香甜地睡着了。思存侧身躺着,看着婧然精致美丽的面庞,她的嘴角还微微带着满足的笑。

     思存觉得胸口闷闷地疼。她紧盯着婧然的睡颜,用力回忆着墨池的容貌。婧然五官精致清秀,脸蛋饱满得像刚刚成熟的果实,墨池就消瘦苍白多了。尽管她用力回忆,也想不起他的五官。只因为他的目光实在太冰冷、太锐利了,让她都不敢多看他一眼。

     思存辗转反侧,直到天蒙蒙亮才迷糊地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天已大亮,婧然早就上学去了。思存心道:糟了!翻身起床。虽然墨家不让她干任何家务,但身为儿媳,她不允许自己晚起的。匆匆梳洗完,思存轻步下楼。保姆正端了墨池的早餐要给他送去。思存接过来,道:我去吧。

     站在墨池的门口,思存又犹豫了。想到墨池冷漠的脸,她就不由自主地犯憷。深吸一口气,她推门进去。墨池一向早起,这会儿已经坐在桌前看书了。思存轻轻地放下餐盘,小心翼翼地说:吃了再看吧。出乎意料的,墨池没有凶她,只是淡淡地说:知道了,放那儿吧。

     思存站在桌边,望着他的侧脸,他真的很瘦,脸上的线条棱角分明,五官清晰,像是刀削斧砍出来的,但却很好看,像学校旧画报里的苏联青年。只是他的脸太苍白了,一点儿血色都没有。

     思存正呆呆地想着,墨池猛地抬眼,锐利的目光盯着她,带着一丝愠怒。思存心下一颤,转身就要走。墨池的声音在背后说:那个证书,还有点儿麻烦。我正在和我妈谈,需要点儿时间。思存知道他说的是结婚证。他还是想让她走!她委屈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咬住嘴唇,快步走了。

     思存默默地立在窗前。婧然不在家的时候,她大多是这样默默地待着。一直以来,她在等待,也在抉择。她在等墨池给她一个结局,究竟是留下来照顾他,还是回家去。

     她没办法自己拿主意,因为嫁到墨家本就是一个政治任务,她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墨市长残疾的儿子,好让市长没有后顾之忧!可她没能完成自己的工作,因为墨池拒绝她,冷淡她!多少次她委屈得要流泪,可想到自己承诺了刘春红同志,也向陈爱华保证过,她还是咬牙留了下来。也许他慢慢会接受她的照顾呢!她不知道,墨池为了她的事情,已经和陈爱华谈了好几次!甚至有一次,还和母亲吵了起来!他知道母亲疼他,可他不能让一个陌生的女孩子把一辈子搭在他身上!他残废了,身体也很不好,怎么能拖累那么年轻、那么单纯的女孩子呢?气得陈爱华和他搞起了冷战。墨池深深地愧疚,也担忧着,思存的未来究竟要怎么办呢?

     可今天,思存的心情格外乱。昨天婧然的讲述弄痛了这个姑娘的心。墨池受过那么多的痛苦,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的冷淡、漠然,都是为了她好。可是,究竟怎样才是对她好呢?怎样又是对他好呢?这么多天,她似乎没想过除了端药、送水,还可以为他做些什么。

     思存昏乱地想了一整天,越想越没有头绪。傍晚,婧然回来了,拉着她一起吃了晚饭。思存还在神游天外,婧然突然拉住思存道:我带你去我哥的大书房,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书。

     思存的眼睛发亮。好啊!可是……他会不高兴吗?思存有些踌躇。

     没事的!婧然挤着眼睛,拉思存上了二楼。跑到墨池房间的隔壁,婧然说:就是这里了!

     推门而入,墨池正坐在宽大的写字台前。听到开门声,他抬起头来。思存呼吸一窒,脸刷地红了。

     婧然大大咧咧地说:哥,我带思存来找几本书看,你不会那么小气吧?

     墨池点点头,算是默许了,又低头读自己的书。

     婧然说:思存,慢慢找吧!这么多书,一定有你爱看的。很多书你在外面找都找不到!

     墨池抬头看了婧然一眼,并没有说话。

     思存已经被那满满的一屋子书惊呆了!偌大的书房,四壁都是到顶的实木大书橱,密密匝匝地摆满了书!她从没见过这么多书!思存的心跳快了,她费力地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走到书架前。书是被精心分了类的,有中国文学、外国文学、哲学、政治经济、自然科学、外文书籍,等等。思存走到摆着中国文学的书架前,从古到今的文学名著让她看花了眼。思存看到诗经和乐府诗集,眼前一亮。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抽了出来,问婧然:这两本,可以吗?

     婧然把思存拖到墨池跟前,乜着眼睛说:你问哥呀!这里是他的地盘!

     思存紧张得连呼吸都不会了!倒是墨池抬眼看了看那两本书,十分惊讶!这个乡下姑娘竟喜欢读诗经?

     你叫思存,是来自诗经的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吗?

     思存没想到墨池竟会主动与她讲话!她的心跳更快了,慌乱地说:我不知道呢!我想乡下人取名字没有那么多讲究,可能凑巧沾了诗经的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