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6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思存听得呆呆的,无法想象那个为妹妹打架的哥哥就是冷漠的墨池。

     小朋友们都当上红小兵了,戴着红色袖章,特别神气。我羡慕极了,求他们也给我一个漂亮的袖章。他们不但不给,还骂我是狗杂种,我生气极了,就和他们对骂。他们就拿石头丢我,还动手打我。这时哥哥像个保护神一样出现了,他把我护在身后,要拉我回家。谁知后面又来了一群红卫兵,不容分说,操起劳动的铁锨就往哥哥身上砸。哥哥把我推开,让我赶紧跑,我看到无数的拳头、大棒砸向哥哥。

     墨池殴打红卫兵犯的是政治罪,被投进看守所。其实寡不敌众,他才是受伤最重的人。他头部鲜血淋漓,身上多处受伤,胸口疼得发闷,应该是断了肋骨。右腿似乎是骨折了,钻心地疼,最严重的还是他的左腿,膝盖被铁锹砍得深可见骨,却麻木得感受不到一丝疼痛。革委会的牛昆不允许医生为他治疗,没几天,伤口就溃烂发臭。

     看守看他可怜,偷偷地告诉他,只要跟牛昆说几句软话,就有可能被送去医院,包包伤口消消炎也能少受点儿罪。墨池年轻气盛,不但一句软话都不肯说,连看守送来的饭菜也被他扔了出去,气得那个中年看守也不再理他,说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倔的傻子。

     墨池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和命运抗争,他绝食绝水,不停地摇动着铁窗,大声叫喊着要求自由和接受治疗的权利。十四岁的墨池不知道,他的斗争只会把自己的命运推向深渊。

     入狱一周后,墨池因伤口多处发炎和严重脱水导致昏迷。好心的看守向上级请求,为墨池叫来了医生给他医治。

     几瓶生理盐水输下去后,墨池的生命有了复苏的迹象,却始终高烧不退。医生诊断的结果,墨池左腿伤势太重,组织已经坏死,身体所有症状的根源都是那骨头已经发黑的左腿。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医生选择了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抢救方法截肢。

     昏迷的墨池从彻骨的疼痛中醒来时,已经是个失去了一条腿的残疾人。手术当天他就被送回了看守所,聪明的看守为了解决护理他的问题,把墨池和另外两个成年政治犯关在一起,让两个大人照顾这个孩子。墨池平躺着,看不到自己腿上的情况,还以为自己接受了治疗,会慢慢好起来。

     同屋的人看到他醒来,忙把准备好的水喂到他的唇边。墨池喝了水,沙哑地说道:让你们费心了,我一定好好养伤,不给你们添麻烦。大人背过脸落了泪。懂事的孩子挣扎着起身靠在墙上,正要安慰别人,突然看到自己的左腿只剩了一半!

     墨池惊悚地大叫了起来!他不明白,自己的腿怎么会不见了!大人怕他伤了自己,死命地抱住他。墨池目眦欲裂,声嘶力竭地号叫着,你们还给我腿!还给我呀!直到叫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才颓然向后倒去,眼睛一直圆瞪着,满是愤恨和不甘!

     看守所阴冷不见天日,营养又跟不上,墨池的伤口不能收口。按照规定他必须和其他在押人员一起劳动改造!他虚弱得连坐都坐不住,看守却奉命把他拖到劳动场地。

     那是一片矿山,墨池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捡石头。求生的本能让墨池伏在地上,艰难地拾起石块,再用力撑起上身,把石头扔进竹筐。每做一次动作,他就要喘息很久。墨池咬紧牙关,他要努力活下去!他要活着出去,去保护他那幼小的妹妹!墨池的动作比常人慢许多,有一次被巡查的牛昆抓了个正着,一脚踹在他的残腿上。鲜血瞬间从黑白斑驳的纱布上涌出来,墨池痛得几乎闭过气去,却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挣扎着站了起来,扑向牛昆。完全没有防备的牛昆被扑了个正着,和墨池扭在一起,倒在地上。

     气急败坏的牛昆爬起来对着墨池又是一顿猛踹。没有人敢阻挡他,等到他气哼哼地走了,才有人小心翼翼地去看血泊中的墨池。墨池双眼一片死寂,冷冷地向牢房爬去,身后留下刺目的血痕。

     墨池左腿伤口感染,生命再次垂危。医生只得又来了一次,从大腿根部为他切除了左腿。这次他获得了应有的待遇,住进了医务室。墨池已经虚弱得几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病房外两名红卫兵把守着,谨防他逃跑。

     伤口的疼痛和内心的愤懑,使墨池夜夜高声叫喊。医生被吵得不耐烦,每天晚上扔给他几片安眠药。墨池的目的达到了,他偷偷攒了两个礼拜的安眠药,趁人不备一口吃了。

     大概墨池命不该绝,医生竟破天荒地夜里为他查了次房,及时发现了这件可怕的事情。经过连夜抢救,墨池活了过来。从此以后,他突然变成了最安静的病人,不但不再大喊大叫,就连一句话也不曾说了。

     同一病房的林叔是墨池父亲的老同事,很心疼墨池。他冒着天大的风险给省里写了一封信,请求给予墨池应有的治疗。在省领导的批示下,墨池被送进省里的正规医院,接受系统检查和治疗。

     墨池正值长身体的年纪,身体受此重创,虽经尽力救治,却还是落下了病根。慢性肺炎、风湿性关节炎将伴随他的一生。

     墨池在医院住了三年,一方面是他的身体确实需要治疗,另一方面也是省里对他的保护。三年里,他与父母和婧然失去了联系。他不知道父母在牛棚里也受尽了艰辛,也不知道妹妹成了穿百家衣、吃百家饭的流浪孩子,多亏好心老师的收留,才活了下来。

     1973年,命运终于眷顾了这个吃尽苦头的家庭墨市长和陈爱华被释放,重获自由。他们找到婧然,又多方打听到墨池腿断身残的惨讯!墨市长赶去省里,接回瘦得不成样子的墨池。医生说墨池精神上受了太大的刺激,已经三年没有说过一句话。墨市长这个铮铮铁汉心疼得眼泪直流!

     由于墨家小楼被封,陈爱华只得租住了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房子。他们夫妇还需要劳动改造,婧然也要上学。这天乌云压顶,似乎要下大雨。学校提前放学,婧然蹦蹦跳跳地回到家里,看到墨池仰躺在床上,手腕裂开,血流了一地!婧然吓得哭着去找老师,把墨池送到了医院,总算救回一条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