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5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思存窘得脸更红了,她多希望墨池能帮她解围。可她也知道,这个冷漠的丈夫是不会帮她的。

     婧然看到床尾的褥子,明白思存是来帮墨池铺床的。看这架势,两人又僵上了。婧然把轮椅推得离床更近些,半撒娇地对她哥哥说:哥,我扶你到轮椅上坐一下,让嫂子帮你把床铺厚点儿。你着凉了我心里很难过呢!

     思存惊讶地看到墨池主动对婧然伸出了胳膊。婧然扶住墨池,对思存说:嫂子,你也扶住哥呀,咱们一起扶他坐过来。

     思存帮忙握住墨池另一只胳膊,和婧然一起用力把墨池移上了轮椅。婧然又指挥道:帮哥盖上毯子,他穿得这么少!思存忙把薄毯盖在墨池的腿上,又拿起上衣披在他身上。接着思存就埋头帮墨池铺床。长期卧床的墨池,床上却异常清爽,被褥都有一股好闻的植物清香,就好像春天的气息。她知道市长家用的洗衣粉都是加了香的。

     一切都弄利索了,思存说:好了,我扶你上床吧。

     墨池自己推着轮椅来到书桌旁,冷淡地说:我想在这儿看会儿书,你们都出去吧。

     思存不知所措地看着婧然,婧然吐了吐舌头,拖着思存离开了墨池的房间。

     晚饭照例是思存和婧然在餐厅吃,墨池的饭盛在特制的分格餐盘里,给他送到卧室里面去吃。墨市长和陈爱华因为工作需要没能回家吃饭。

     饭后婧然要写作业,思存独自回客房。

     夜深了,思存开着一盏台灯,抱膝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婧然送给她的那个俄罗斯新娘娃娃。

     算起来,她还是个新娘子呢!可这个陌生的家里一点儿娶新媳妇的气氛都没有。

     墨池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她不知道别人家娶新媳妇是什么样,可她知道,他们这种冷淡是不正常的!也许那天墨池让她回家的时候,她就应该听他的。她和刘春红同志保证过要照顾好墨池的呀!可是,现在她也没能兑现她的承诺啊!可是,她该怎么办呢?

     笃笃笃几声敲门声过后,婧然从门外探出了个脑袋,思存,你还没睡呀!

     思存笑笑,婧然闪身进来,抱着她的大枕头。我刚写完作业,过来和你聊聊天。边说边爬上床,舒服地靠在枕头上。

     脸还疼吗?哥一定不是故意的,你可别怪他。婧然还在为墨池说着好话。

     思存摸摸脸,说:我知道的。我没怪他。而且已经一点儿都不疼了。

     婧然说:其实我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他外表冷,其实内心很善良、很温柔,以后你一定会爱上他的!

     思存的脸蛋刷地红了起来。爱!思存成长在一个对爱情讳莫如深的年代,只在书本上和村子里流传的故事里听说过爱情故事,但她知道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为爱赴汤蹈火、生死相许?这样神秘而又圣洁的爱会发生在她和墨池的身上?思存想也不敢想。

     婧然抿嘴笑道:哥哥很聪明,爱学习,也爱体育。钢琴弹得一级棒。可是他从来不骄傲,也不以市长儿子自居,十分乐于助人。而且,他不但人好,还是个美男子呢!思存看着婧然。她从来没敢细看过墨池,婧然长得十分漂亮,想来她哥哥相貌也很出色。

     婧然说:你发现了没有,哥哥的脾气很不好,却唯独对我不发火。思存细一回想,果真如此。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笑容在婧然唇边隐去,她低声说,因为当初害他失去左腿的人,是我。他不想叫我内疚,所以一直对我最好。

     思存惊讶地瞪大眼睛,冲口而出,怎么会是因为你?

     婧然把自己陷在枕头里,目光变得有些迷离。她慢慢讲述道:那是1969年,我才十岁,哥哥十四。一夜之间,爸妈都下放去了,家也被封了,哥哥和我,住在爸爸以前的秘书瞿叔叔家。

     思存从小在农村长大,又是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子女。婧然说的一切,她没有经历过,也无从想象。

     瞿叔叔也下放了,只有瞿婶婶,每天除了挨批斗,就是要劳动,只有中午、晚上有时间给我们做顿饭,我们才没有饿死。

     街上的孩子都做红卫兵或者红小兵了,我和哥哥却没有资格。因为我们的爸爸妈妈是走资派领导,我们是黑五类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可以欺负我,为此哥哥没少为我打架。他个子高,力气也大,但别的孩子人多,总是把他打得鼻青脸肿。夜晚,我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哥哥就安慰我,说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都不会和我分开,他会永远保护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