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4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墨池冷笑了,思存听到蔑视的一声轻哼,市长儿媳妇的名分对你这么有吸引力?为此你不惜把一生的幸福葬送在一个只有一条腿的瘸子身上?

     他的话说得太重了,也太伤人了。思存瞪大眼睛,花儿一样的脸上尽是被羞辱后的愤怒。

     市委大院的轿车开到她家门口,千叮咛万嘱咐这是政治任务,也是他们钟家多少辈修来的荣耀。她和她父母也都向刘春红同志保证一定照顾好墨池的生活,免除墨市长和陈主任的后顾之忧。答应了人家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兑现?她知道自己做得不好,可她已经很努力地去改正了,墨池为什么不肯给她一个机会?

     思存死死地咬住嘴唇,把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咽回肚子里。她鼓起勇气大声说:我不走,我答应过刘秘书照顾好你,我坚决不走。

     墨池哭笑不得,你以为这是工作吗?你不了解结婚的意义就是一辈子都必须和我这个残废拴在一起?

     思存倔犟地说:反正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墨池知道和这个姑娘是说不明白了,索性闭嘴,还是好好和母亲谈谈吧。不管怎么样,别耽误了这个木讷的姑娘。

     半晌,思存见墨池不打算再开口了,便小心翼翼地说:你赶快喝粥吧,都该凉了。

     墨池无力地挥挥手,不用你管,你出去吧。

     思存在墨家小楼住了一个礼拜了。墨池始终不允许她搬进他房间,她又不好意思总占着婧然的屋,只好暂时搬进了客房。白天,墨市长和陈爱华都上班,婧然上学,墨池的房间更是她的禁地。思存只能蹑手蹑脚地帮着保姆打扫卫生,或者坐在客房的窗前呆呆地看着外面的一方天地。

     思存倒是和小姑子婧然相处得很不错,算起来她比婧然还小半岁。两人与其说是姑嫂,不如说更像是姐妹。婧然下晚自习回家,总是先钻进客房,陪思存坐一会儿,问她是不是吃得惯、住得惯。有一次思存无意中说起爱吃腊肉,第二天晚餐就有一碟腊肉芹菜炒百合。思存知道是婧然吩咐保姆做的,心里暖融融的。

     与墨池的关系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从心理上思存是对墨池很有惧意的,既然墨池不愿意见到她,思存就巴不得离他远一点儿。反正陈爱华也说,他们的事情急不得,得慢慢来。

     天气倒春寒,墨池的身体不适应季节变化着了凉。陈爱华叫思存给墨池加一床褥子。其实这活本不必思存做,陈爱华也是用心良苦,给墨池和思存创造一个相处的机会。

     思存抱着褥子,象征性地敲敲门,便走进了墨池的卧室。

     墨池身体不舒服,靠在床上休息,思存走到他面前,厚实的褥子挡住了她的脸,因此她没有看到墨池反感的目光,但空气中凛然的气氛还是让她心惊胆战。她小声说:阿姨让我给你加床褥子。她还不习惯称陈爱华为妈妈。

     不需要。我说过不要擅自进我的房间。墨池冷冷地说。

     思存委屈地想,我是敲了门的,知道你不会让我进,我只好自己进了。但她又不敢说,偏过头看到墨池盖着的被子下有一块凹陷,便把褥子暂时放在了那里。放好后才意识到,那本来该是墨池左腿的位置。

     思存的心里一阵发紧。没有了左腿的人,心情怎么可能会好?那么,他从来不给自己好脸色,也是可以原谅的了。她推过轮椅,轻轻柔柔地说:我扶你坐过来,让我帮你把褥子铺上,好吗?

     墨池扭头不看思存,对着墙闷闷地咳。思存大着胆子碰了碰墨池的胳膊,我扶你,好吗?

     我说了不用!墨池猛地甩开胳膊,用力过大,手背啪地打到了思存的脸。

     不同寻常的触感让墨池一惊,忙回过头来。只见思存白皙的脸蛋上已经红了一大片,而更红的是她的眼睛,已经充满了泪水。

     对不起……墨池有些慌乱地说。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弥补刚刚无意中造成的过错。

     从天而降的婧然解救了他。哥,今天我放学早,一会儿我下厨做个最拿手的西红柿炒鸡蛋给你吃……

     咦?思存,你怎么了?婧然看着思存肿起来的脸,吓了一跳,又看着不知所措的哥哥,误会了,哥,你打思存?婧然的声调提高了。

     没有!思存抢在墨池前面说道,婧然,你误会你哥哥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看着思存极力为墨池辩解的着急样子,婧然笑了,我就知道哥哥是不会动手打人的。不过嫂子,你护哥哥也太明显了点儿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