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3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婧然像只小鹿一样直冲到墨池床前,才注意到床头站立着的思存。

     你就是嫂子吧?妈叫我来看你!刚才她吓着你了吧?其实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和哥一样!你别往心里去。今天先住我房间,走啊!婧然快乐得像春天里的小喜鹊,说话倒豆子似的又快又脆。思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稀里糊涂就被婧然拉走了。

     婧然的房间格局和墨池的一样,却布置得充满了少女的温馨。碎花的窗帘,俄罗斯风情的大床,铺着甜美的粉色床单。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小玩意儿,琳琅满目。窗前安放着一架巨大的三角钢琴。

     婧然把思存按在大床上,随手拿起一个俄罗斯娃娃,靠在钢琴边把玩着说:文革一开始,我家就整个被封了,居然逃过了洗劫。这架钢琴原本是哥的,可他的腿残了,再也不能弹琴,就搬到我房里来了。

     哦。思存的声音低得像蚊吟。她想多问一些关于墨池的事,却终不好意思开口。

     婧然把俄罗斯娃娃塞到思存手里,笑着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房间里浴室、厕所都有。这个送给你,是俄罗斯新娘哦!我去书房写作业,然后睡客房。

     思存说:那怎么行?这是你的房间!

     婧然眨着眼睛,笑道:就今天一晚!明天你就要睡大哥的房间了!说罢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清晨,一夜未眠的思存早早梳洗完毕,顺着楼梯一路找到储物室,找到扫把,开始扫地。在家里时,她每天早晨都要做这样的活计。

     正在做早餐的保姆看到市长家的新儿媳妇竟扫起了地,连忙抢过扫把,说:您歇着就行了,一会儿做完饭我扫!

     思存被推进了大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索性偷偷溜到院子里。不让扫房间,扫院子总没人管了吧!

     扫把沙沙地划过地面。陈爱华站在楼上的窗前,看着儿媳妇这近乎愚笨的举动。看来,给墨池从农村觅一门亲事还是对了。这个思存虽然不够灵气,却是个实心眼的姑娘。墨池的身体成了那个样子,市委大院里有哪个姑娘愿意守在他身边?

     半小时后,思存遵陈爱华的命,端着早餐去敲墨池的房门。

     没有回应,思存迟疑了一下,学着陈爱华的样子推门而入。墨池已经起床,坐在轮椅上,目光定定地望着窗外。

     那个……吃饭了。思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已经成为自己丈夫的陌生人。

     墨池回过头来,盯着思存看了足有半分钟,才淡淡地说:谁让你进来的?

     思存被吓到了,为什么从昨天进门就一直犯错。托盘剧烈地抖动,盛得满满的一碗粥就要溢出来。思存结结巴巴地说:我……给你送饭。

     好在墨池并不深究,只是淡淡地说:我不吃,你出去吧!

     这……思存脸上露出极其为难的表情。

     把饭放在桌子上,你过来。墨池冷冷地命令道。

     思存心惊胆战地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慢慢地站到墨池的面前,准备听候他的发落。后者的脸色始终是冷冰冰的,就像外面春寒料峭的天气。房间里热烘烘的暖气丝毫融化不了他脸上的冰川。

     墨池摸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思存。

     思存迟疑了一下,接了过来,疑惑地打开看。

     是钱,十块一张的票子,很厚的一沓。思存像被烫了手一样,急急地递还给墨池。

     墨池不接,冷冷地说:你走吧,回家去。

     思存把钱塞回墨池手里,委屈得什么似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他以为她是贪图他家的钱吗?

     你不愿意回家?那个东西我来解决掉。我保证不会影响到你的前途。墨池指的是结婚证。

     钟思存只是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