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春天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2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思存咬住嘴唇,头依然低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陈爱华假装没有注意到这异常冷淡的气氛,轻推了思存一把,说道:时间不早了,墨池得休息了。他腿不方便,思存,你扶他上床。

     思存默不作声地走过去,扶着墨池的胳膊。墨池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连拒绝都来不及,就被思存拉起身。腿上的薄毯滑落,一截柔软的东西突兀地撞在思存身上,定睛一看,一只空空的裤管触目惊心地别在墨池的腰间!

     虽然早就听说了墨池的情况,但第一次看到残缺身体的意外惊恐还是让不足十七岁的思存不由自主地低叫一声,同时松开了手。

     墨池失去扶持,像一棵失去了根的枯树一样栽倒在地。那么瘦的一个人却发出訇然一声巨响。

     思存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吓得脸都白了,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不看墨池反而看着陈爱华,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陈爱华顾不得责备思存,箭一样冲上前去搀扶墨池。墨池左腿截肢,右腿亦有严重的后遗症。他双手攀住母亲的胳膊,用力地想撑起右腿,却屡次不能成功。

     你还愣着干吗?还不快来帮忙?陈爱华带着哭腔吼着钟思存。

     思存这才如梦初醒,慌乱地跑过来,手忙脚乱地帮着扶住墨池。陈爱华和思存各架起墨池的一只胳膊,勉强把他扶了起来。墨池苍白的面孔因为疼痛而沁出冷汗,他紧紧地咬住下唇,极力忍耐着。陈爱华把一切看在眼里,心疼不已。

     陈爱华和思存一起用力,墨池也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他那样的努力,硬朗的脸都扭曲了,终于能够慢慢挪动僵硬的右腿,被母亲和思存连扶带拖地弄到床上。

     陈爱华扶儿子上床,又拿手绢擦干儿子脸上的冷汗。思存在旁边站着,想帮忙却又不敢,而且还不好意思。

     墨池闭目靠在床头,粗声喘息着,喉结剧烈地上下滚动,不像是累坏了,倒像是极力地压抑着什么情绪。

     陈爱华这才发现刚刚手里拿着的结婚证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落在地上。

     思存,把你和墨池的结婚证捡起来。陈爱华威严地说。

     思存像一个做错了事急于补救的孩子一般,捡起那两张纸,交到陈爱华的手上。

     啪的一声,陈爱华把那两张纸拍在床头桌上。思存吓得一个激灵,墨池也睁开眼睛,默然地看着母亲。你把它给我做什么,捡起来让你自己收着。这是什么?这是你和墨池的结婚证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他的妻子,你要照顾他,可你刚刚居然害他摔跤!

     思存从没见过陈爱华这么大的领导,初次见面就被一顿狠批,瘦小的身子吓得直发抖,嘴唇嚅动了一下,却发不出声音。

     墨池冷漠地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薄纸,再看了看思存。当市长家的儿媳妇没有想象的舒服啊!墨池心里想着,又闭上了眼睛。

     陈爱华压抑着怒气,拉过思存说:你不熟悉情况,这次我就不怪你了,以后要注意。今天晚上开始,你就和墨池一起睡,照顾他喝水、上厕所。

     思存看看陈爱华,又看看闭目不语的墨池,茫然地点头。

     片刻后,房间里只剩下墨池和思存。两人都沉默着,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墨池依然靠在床上,双目紧闭,思存依然立在床前,紧张得不知道手脚该放在哪里。

     墨池蓦地睁开眼睛,锐利地盯着思存道:我不习惯和人同住,你和婧然住。

     思存第一次听到陌生的丈夫开口说话,吓了一跳,无意识地重复道:婧然?

     我妹妹。墨池简短地说。

     仿佛印证了墨池的话一般,房门口立即响起了少女甜润的声音,同时一个留运动头,背鍕绿色挎包的漂亮女孩闯进墨池的房间,哥,你叫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