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警官叔叔太凶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一章 用四个字补偿海飞宇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唔……唔……”睡得正香的夏天忽然感觉呼吸受阻,睁开眼,彻底傻愣!

     见她被自己吻醒后,双眼圆睁的怒视他,秦邵璿却是满眼宠溺的一笑,低下头,将额头贴在她光洁的额上,眼神迷离,暧昧与交织,“天天……我想你……想死你了……”

     俯首在她脸上亲了又亲,惹的夏天一阵不依的挣扎和低叫,“你不是和周思琪在马尔代夫拍婚纱照吗?温香软玉在怀,怎么会想我……”

     “唔……”夏天娇嫩的唇瓣再次遭到侵袭,没有前奏,幽深的黑眸里染着耐人寻味之色的秦邵璿,直接将他湿滑的舌探入她的嘴里,汲取她的芬芳……

     她感觉到了疼,微微挣扎了一下,可他一只手禁锢住她的头,另一只手捏着她的右手不让她扑腾,肆意的亲吻她,吸吮她,啃噬她之后,慢慢转变成了眷恋和思念,唇间,柔和上一些,变成了轻轻的吮,柔柔的痛,动作温情脉脉了起来。 qb⑤ //

     吻一路向下,捏着她右手的大掌开始挑开她睡袍的带子,低头在她性感的锁骨上轻轻一咬。

     夏天立时敏感的浑身一颤,回过神来,忙抬起手推拒在他胸前,双眼圆睁的瞪着他眼中那明显的,“你别乱来!”

     秦邵璿眼中浅显的,越来越猛烈的甚至是丝毫不肯罢休的攻势,使得夏天的脸上渐渐染上一抹可疑的酡红。

     她的娇媚,钻进他的眼底,瞬间进行着或化学或物理的反应,那大掌已经娴熟地攀上的雪峰,蚀骨的酥麻感觉传遍了他的四肢百骸,也引得夏天一阵阵激颤,澄澈的眼眸,开始萌动氤氲了起来,身体的温度,也逐渐飙起……

     在夏天都已经有了感觉的时候,某人的男性象征早已经斗志昂扬!

     “天天,这事儿我可是特意问过医生。”或许经过了刻骨的相思和惊心动魄的担忧之后,来场实实在在的爱爱再好不过了!秦邵璿忽然一脸邪肆的低笑,在她唇边轻吻,低哑着声音说,“女人在怀孕的第四到第七个月之间,是可以有适量的性生活的,只要注意力度,和尽量节制,不要太过火,就伤不到孩子。”

     说完,便笑着封住她正欲开启的唇瓣,在照顾她左臂和腹部的同时,睡袍已经被他全部敞开。

     这个混蛋,真是精虫入脑了,风尘仆仆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想要……要知道,她现在不仅怀有四个多月的身孕,左手臂还骨折这呢。

     可到了嘴边的不愿意再一次被他封住,他的吻愈加的带有侵略性,她来不及再去抗拒或者是做出任何思考,他的舌便强势的再一次翘开她的牙关。

     “唔……”意识有些迷蒙,呼吸越来越凌乱,“秦……邵璿……”

     她总觉得自己应该和他好好谈一谈,夏天相信他和周思琪去马尔代夫肯定是事出有因,但海东平的事,可是大事,她必须要告诉他关于海东平是t市黑老大,还有如果海飞宇因为他父亲的事受到牵连的话,希望秦邵璿能够网开一面……

     想着,她正想抬起右手,却被他力道适中按在身侧,秦邵璿丝毫不给她抗拒的机会,转首含着她小巧的耳朵用着嘶哑的却使人浑身轻颤的声音低叹,“天天,我想要你,特别想!”

     好明显的勾引……

     “别怕,我会很小心!”压抑着的嗓音沙哑极了。

     夏天嘴角一抽,还不等开口,听见他口袋的手机响了。

     秦邵璿若不经意皱了一下眉头后,不得不起身,边掏手机,边走到窗边,“嗯……嗯……我知道了……按计划行事……”

     一如既往,他接电话的回复简洁而生硬,夏天根本获得不了关于海飞宇的任何信息。

     秦邵璿编辑了一条短信息发出去之后,转过身,见夏天已经从床上起来,“听说你一整天没吃东西,饿了吧?”走过来,拥着她,温情脉脉的抚了抚日渐隆起的小腹,想要爱爱的念头搁浅了。

     夏天紧抿着被他吮得红肿且娇艳的唇,轻轻点头,算是作答了他的问话。

     “走,吃饭去!”

     “你先下去,我去浴室洗漱一下。”

     “那,我换一件外套,等你一起下去!”环过她丰满的腰际,在她的小腹上深情的吻上几吻。

     夏天刷牙洗脸,很快从浴室出来,秦邵璿已经换好了外套。

     “等一下,我上个厕所。”

     目送着他高大健硕的身影走进洗手间,夏天走到床边坐下,却忽然听见有手机铃声在响,是秦邵璿的电话,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手机铃声是从他换下的外套口袋里传出的。

     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听见里面哗哗的水声,想着要不要叫他,或者帮他接一下,却在拿出手机时,对方挂断了,但很快有一条信息传来,她迟疑了一下,忍不住偷偷打开,脸色刹那僵白。

     ——我们已经锁定跟踪了海飞宇他们偷渡出境的船只!

     夏天瞬间浑身冰凉!

     愣愣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只觉得上面的字一个个都似浮动起来,耳中惟有尖锐的啸音,像是无数的声音冲撞进来,又像是成千上万只的黑鸟扇动着双翼向她直直地冲过来,四面都只剩了气流咝咝的回音。

     海飞宇是昨晚离开t市的,那么今晚他会在海东平的安排下偷渡出境!可现在海飞宇偷渡的船只被警方锁定跟踪了!怎么办?

     昨晚,海飞宇用生命护着她离开的一幕清清楚楚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而现在,他的安危……

     夏天的心像是被抽紧一样,一缩一缩,握着手机的手隐约有着颤抖,她没注意洗手间的门打开之后又悄悄阖上,只留一条缝隙,那双幽深的黑瞳慢慢眯起,像一潭深不可测的池水,眼底浓郁的黑色,如谜一般的琢磨不透。

     夏天深呼吸一口气,用着一种豁出去的勇气,编辑了一条短信:放他们走!

     她这一生欠海飞宇的太多,就让她用着四个字来补偿还债吧!

     将短信发出去之后,夏天三下五除二,直接将这两条短信给删除,然后飞快将手机放在他的外套口袋里,最后略显轻松地站起身来。

     洗手间虚掩的房门悄悄关上,一分钟后,在夏天已经镇定自若的神色中打开,秦邵璿大步走出来,“走吧!”

     “嗯!”夏天几乎不敢迎视他那复杂的眼神。

     秦邵璿刚走上两步,又折回去,从换下来的外套里拿出手机放在裤兜里,两人一起下楼,直到饭吃完了,他的手机没有响起,也没有短信息,夏天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落下来。

     “爸,天天,我还有事……”秦邵璿拿起车钥匙,风轻云淡示意着自己要出去。

     他说得轻描淡写,可夏天一听紧张了起来,微微蹙了蹙眉,挪步过来,“我想和你说说海东平的事。”吃饭的时候,几次想开口,但见他吃得太香,自己也饿了,就没说。

     “我都知道!”随后,伸出大手,勾过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小脸,往自己的胸膛上压,那里,是心的位置。

     夏天很温顺的倚靠着他,或许是想到自己的徇私枉法,小脸埋得更深,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钻着,想汲取更多属于他的温暖,他的气息。

     她的温柔让秦邵璿很享用,却也五味杂陈。

     “邵璿……对不起……”在他遒劲温暖的怀里,夏天几不可闻低喃了一声。

     “嗯?!”他的听力也太厉害了,蚊蝇似的低吟他都听见了,秦邵璿扬声轻哼,“对不起我什么?”

     “我说什么了?”夏天从他怀里抬起脑袋,看着刚毅英俊的脸庞,抵赖道,“我什么也没说!”

     他笑,声音温柔,“哦?这么说来,是我晃神了?你怎么可能做对不起我的事?”

     事后,夏天才恍然明白过来,这个阴险到家的男人,已经看见了她的小动作,只是不想说破而已!

     夜深,海东平独自一人静静地站在海家二楼的平台上,凛冽的寒风,透胸而入,掀起他皮草大衣的下摆……此时此刻的他,显得那么的孤寂落寞,有一股深刻的悲哀从他骨子里散出来,映得他身边的夜更加黑暗寒冷,连整个别墅区明亮的路灯也变得凄清迷离。

     他刚刚接到电话,海飞宇乘坐的那一艘偷渡船被警方拦截抓获……

     静静矗立上半个多小时后,他缓步走下楼梯,沉重的步伐,顿在自己的卧室门口,伸手去拧门把手时,最终还是缩了回来,自从结发妻子被自己用计弄死之后,他很少进这屋。

     在黑暗中顿上片刻,海东平缓慢的转过身,走进书房。

     夜更深了,他目不转睛盯着手腕上的钻表,徐衡和周奎的联手行动已经进行了十几分钟,也不知战况如何?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海东平一接通,周奎声嘶力竭的咆哮声就电话里蹦了出来,“海东平,你人呢?为什么不在现场?”

     “徐衡不是来了吗?他就代表着我!”海东平不急不慢说着。

     “妈的,这么大的单子,你为什么不亲自来?”周奎恶狠狠的反问。

     海东平依然怡然自得说道,“周司令,多大点事,别弄得紧张兮兮的,啊!”

     妈的,他自己不仅不露面,还讥笑他胆小!周奎在心里狠狠咒骂起了海东平。

     “好了!周司令,我等着你们的凯旋而归!”海东平自然不敢得罪姓周的,也不能窝里反。

     正要挂电话时,他听见手机里传出一阵激烈的枪击声,然后是通讯中断的忙音!

     出事了——海东平浑身一僵,脸色惨白!

     凌晨三点多钟,一辆救护车在公路上疾驰,秦邵璿满手是血的紧紧掌控着方向盘,全神贯注的他已经将油门踩到了极限,车速自然也提高到了极致。

     这车之前是医院的司机开的,行了不到两公里的路程,就被他凶神恶煞拽下了车。

     后面的白鳍豚脸色紧绷的看着躺在车后座上昏迷不醒的殷苍,一边看着医生在急救,一边扯着嗓子吼着开车的秦邵璿,“车子开的像蜗牛,不行的话,让我来。”其实,他知道这车速已经到了极限,只因为心里太焦急了。

     窗外扑来的狂风带着刀刃般锋利的寒冷刮过秦邵璿的脸,他抿着已经冻得发紫的唇,大声吼道,“该死的,老子开的是车,又不是飞机!”队友受伤,他的火气也大。

     “妈的!徐衡这个王八蛋!老子一定要把他活剥了!”白一腾狠狠唾了一口,又朝着救护车上的医生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开刀取子弹!”

     “车子太颠簸,根本无法进行!”一位医生脸色略有些僵白的看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殷苍,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脸,“不能睡!咱们马上就到医院了,你不能睡!”

     殷苍双眼微闭,仿佛早已没了知觉,却忽然眉心皱了皱,隐隐动了动嘴唇,却终是没有说出什么。

     “快一点!”白一腾急吼。

     “这已经是最快了!”秦邵璿比他声音还大。

     “殷苍!你给老子坚持住!你说你没有女朋友,也没谈过恋爱,还等着老白给你介绍女朋友……”白鳍豚热泪盈眶叫嚷着。

     “这血止不住!伤到了大动脉……”

     “给老子想办法,想办法!”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一腾给吼回去了。

     晨曦,透窗而入,夏天从睡梦中不安的惊醒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环看着四周,一切静谧美好,尤其是那抹透窗而入的和煦晨曦,将美好的一天开启。

     夏天微微一怔,昨晚明明在等秦邵璿回来,怎么就睡着了?

     房间里没有他的身影,说明他一夜没有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起床后,简单洗漱了一下,下楼,秦老爷子正好打完太极。

     “爷爷,有邵璿的消息吗?”

     老爷子微微扬了扬花白的眉毛,精神抖擞道,“没有,怎么了?”

     “没怎么!”夏天的情绪有些低落。

     “放心吧,邵璿没事!丫头,我们吃早点!”老爷子凌晨三点就得到了消息,昨晚的扫黑行动大获全胜,当场击毙了持枪竭力抵抗的几名歹徒,还活抓了周奎,海东平在从海家书房的地下通道逃跑时,看见出口处被警方封锁,知道大势已去的他选择开枪自杀!

     夏天在走向餐厅的时候,看见今天的报纸,急忙拿起来,大致翻了一遍,没有她想要知道的新闻。

     吃完早餐,她要去公司,却被秦老爷子给留了下来,“昨晚你整整睡了一天,今天得陪我这个老头子说说话。”儿子说了,没有他的电话,夏天不能随便出这个家门。

     事实上,夏天也很喜欢和老爷子说话聊天。

     “邵璿的妈妈,年轻的时候,可犟呢,人也长的漂亮,好多男人追求她,她就看上了我,不过,我也很倔,所以生个儿子更犟!”

     老爷子回忆着过去时,似乎沉浸其中,那种深情,似乎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洗礼而流失,却是越来越浓醇起来。

     “人呢,活一辈子,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一辈子相携到老,那是福气,要懂得珍惜!”

     “我希望邵璿有大作为,也希望他能找一个知心的人,没想到他看中了你,真是没想到!”

     “邵璿从小性子就冷,这个你也知道,除了和你喜欢拌嘴外,谁都懒得搭理,而你呢,在他面前从来不认输,还次次和他作对……呵呵,没想到,倔小子小时候就喜欢你,真是没说错,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秦老爷子一聊到秦邵璿,似乎就有说不完的话,乍一看,真怀疑这些话是从这个威严的老人嘴巴里说出来的。

     “爷爷,我跳马了!”

     夏天一边陪着老爷子下象棋,一边陪着他喝茶,当然,她喝的都是补品,什么补喝什么,罗婶对于养胎生孩子那是如数家珍,常识一说一箩筐。

     “丫头,你怎么又输了?”秦老爷子看出夏天的心不在焉。

     “我……嘿嘿……棋艺太臭了……”面对老爷子这个象棋高手,夏天甘拜下风。

     “去吧,去给邵璿打个电话!”秦老爷子知道夏天心里在想什么,也是,都快中午了,倔小子那边怎么还没有消息,他也挺惦记。

     夏天拿出手机当即就拨通了秦邵璿的电话。

     “天天,有事吗?”他的声音,沙哑到低沉。

     夏天听出了他说话的异样,还有电话那端似乎有人在隐忍着抽噎,她紧紧握着手机呆上一会儿,才呼出一口担忧的紧张气息,“你在哪儿?”

     “医院!”秦邵璿简单地回答道。

     医院?!

     夏天忽地一颤,“怎么回事?是谁……”不是秦邵璿怎么样了,不然,他也不可能接听她的电话。

     “殷苍受伤了,情况有些不好!”手机那头,秦邵璿的声音有些沉重。

     夏天不是傻瓜,她自是听懂了“情况有些不好”涵义,“哪家医院?”她的声音在抖。

     秦邵璿顿了一下,沉沉说道,“让罗叔送你过来。”昨晚的行动中,徐衡跑了,阿彪为了掩护主子的逃窜,不惜自己被打成了蜂窝煤。

     “好吧!”

     夏天挂了电话后,看见手机里有一条未读信息,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信息是海东平深夜发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