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迷人的她[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第 24章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太后与晋公主相对一视。(YZNN.COm)谁也没想到燕王会横插一脚。

     短暂的慌乱之后, 两人恢复如常。

     无碍, 一切依旧按照计划进行, 只要稳住局面,找准机会, 苏承欢插翅难飞。

     幻容举杯看向南姒,“苏相, 幻容敬你一杯。”

     酒杯递至跟前, 南姒笑着伸出手。

     旁边燕王抢先一步夺过,“苏相身体不好,不宜饮酒,这杯由本王代饮。”

     他话虽这样说, 拿着酒杯,却又不喝, 放到桌上, 仿佛接过她的酒, 就算饮过了。

     幻容脸色一青, 更加心生不满。被如此无礼对待,却又无可奈何,怕被看出端倪,只得缓步回座。

     燕王懒得看她,坐下来剥荔枝递给南姒吃, 笑道:“这个好吃, 你试试。”

     荔白多汁的果肉咬在齿间, 南姒一边吃一边笑:“谢谢殿下。”

     一句道谢, 让他立即剥了一整碗的荔枝。

     案下,他大着胆子拉拉她的衣袖,南姒转头看他。

     他硬朗清隽的脸上写满孩子气,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神秘兮兮道:“除了我给你的食物,不要吃其他东西。”

     南姒了然于心。

     明明已经透过天眼知道一切,却还是忍不住逗他。

     “为什么呀?”

     燕王脸上泛起微红,眼皮子向下搭,少年的声线里透出羞涩:“你听我一回话,好不好。”

     她往下看。

     他手指不安地绞起,那截轻薄的袖角被他捏在手里,叠叠皱皱。

     她伸手抚过去,正好盖在他的手背上,宽大温厚的手立马乖巧不动。

     他抬头,望进她一汪清泉般的眸子里,那抹绛唇轻轻柔柔俏出一句:“好呀。”

     两个字,差点令他窒息。

     燕王背过身,大口喘气,满脸羞红。

     太后很是不满,她朝幻容使眼色,幻容再次上前,试图将燕王灌醉。

     哪想到燕王就是不喝她的酒,说:“公主先喝。”

     幻容用来敬他的酒,并未下药,她自信一口饮下。

     “该殿下了。”

     燕王端起她递来的酒,当着她面,将酒倒掉。

     “本王向来不喝陌生女人递来的酒。”

     幻容当即气哭,立马含泪看向太后。

     太后训道:“阿辞,你向公主道歉,道完歉就立马回去思过。”

     燕王气嘟嘟:“不要。”

     太后:“你!”

     燕王再忍不住,站出来,“母后,今日你想做什么,儿子全知道,儿子劝您,省下那些不该有的心思,好好颐养天年。”

     说完,他看都不看太后,返身扶起南姒,“我带你回去,以后只要是母后的宴,你再也不要来赴,记住了吗?”

     南姒贴在他的臂弯里。

     少年意气,虽然鲁莽,但着实可爱。

     她娇娇道:“记住了。”

     他回头拿起那碗剥好的荔枝,揣在怀里,语气讨好:“走,我们路上吃。”

     太后气得发抖。

     迈出大殿的一瞬间,燕王忽地回过头,干净的笑容里闪过一抹狡黠。

     他说:“母后,忘记告诉你,今日的酒,全被儿子换过,你与公主的酒里,儿子加了点迷药。”

     太后与幻容一僵。

     幻容着急起来,她忙地扑到太后身边,“太后娘娘,现在可怎么办呀?就这样放她走?”

     太后下意识就要喊人,殿内宫人,却无一人动作。

     她的话落在空中,随风飘逝,未引起任何动静。

     太后怒吼:“你们到底有没有听到哀家的吩咐!去把苏承欢那个贱人拦下来!”

     宫人垂眸,声音里不带任何情绪:“禀娘娘,奴才们只听皇上一人的吩咐。”

     太后怒不可遏,气血冲头。她刚喝完一杯酒,酒里的迷药此时发作,眼前景象越来越模糊,她来不及再说一个字,就已经倒下。

     为首的宫人道:“将太后娘娘抬下去休息。”

     幻容吓得瑟瑟发抖。

     她刚刚也喝过酒,但并未晕倒。

     她看着四处涌来的宫人,内心害怕至极,不断地往后退,“你们要做什么,我可是公主!”

     宫人弯腰行礼,一丝不苟的礼节里透出渗人的冷漠:“照皇上吩咐,奴才们伺候公主入殿歇息。”

     话音落,有人端出一杯酒,一滴不剩地灌进幻容嘴中。

     幻容哭着喊着,恨不得此刻也像太后那样晕过去,免得遭受这些宫人的践踏。

     可她不但没有昏倒,意识反而越来越清晰。

     清晰得浑身上下都躁动不安。

     热。

     好热。

     身子软趴趴的,只能任人摆布。

     她认得去路的方向,是她和太后为哥哥准备的房间。

     幻容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惊得她毛骨悚然。

     不……

     不会的……

     她使出吃奶的劲挣扎,求饶道:“你们放开我,让我和太后娘娘待在一起。”

     宫人没有任何反应。

     不多时,幻容被送入房间。等待她的,同样是被灌了春-药的敏耳。

     她为南姒安排的宿命,最后竟落到自己身上。

     屋里传来男女欢爱的声音,因为用药的缘故,**,地动山摇,隔着屋都能清楚地听到里头的动静。

     站了一会,为首的宫人吩咐道:“事情已经办妥,请皇上过来罢。”

     此时皇帝正在与众臣商议朝事。

     他问老太监:“苏相呢?”

     老太监道:“和燕王一起出宫了。”

     皇帝皱眉。

     老太监察觉到他的不满,出声道:“燕王殿下也是一片好意,今日的事……”

     皇帝冷笑道:“阿辞做事,向来虎头蛇尾,费了那么一番力气,最后却只想用两杯迷药了事。你瞧瞧,他哪里狠得下心。”

     老太监噤声。

     宫人正好来报事。

     皇帝点点头,起身道:“爱卿们都累了吧,太后那里正在设宴,随朕前去看看。”

     今日前来议事的朝臣,数年内都将难以忘记眼前的景象。

     他们的皇帝陛下,不慌不忙地带领他们撞破了一场不伦奸-情。

     场景香艳至极,恨不得让人捂上眼睛。

     聪明点的立即反应过来,大喊:“好一对晋国狗男女!”

     其他人纷纷斥责附和。

     任周围情形如何,交缠中的人依旧沉浸在**的热火中。

     他们喝下的,可不是普通春-药。

     皇帝漠然看了一眼,转身离去,金玉般的声线透出极寒冷漠,吩咐道:“待这二人尽兴,叫晋国的使臣前来领人,告诉他,我大周不欢迎此等淫-娃荡-妇。”

     他负手踱步,经过众臣身边时,抛下一句:“今日所见所闻,众爱卿不必遮掩。”

     众人一愣,继而纷纷应下。

     不日,晋公主王子于朝阳宫酒后乱性的事传遍天下,皇帝修书去晋,指责晋帝教养不善,故意派荒淫无耻之徒出使大周,乃有意羞辱大周,若不给出交待,两国十年之内无需再建邦交。

     晋帝又气又恼。

     他未曾想到年轻的周帝竟会如此咄咄逼人,不留余地。

     以如今晋国的实力,与大周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大周,已不是当初那个固步自封的国家。边疆蓄势待发的铁骑,早被他们的丞相和皇帝训得如狼似豺。

     晋国,无力宣战。

     幻容被送回晋国。敏耳并未随她同行,他直接回了自己的封地躲起来。幻容没有地方可躲,只能回皇宫。

     当她哭红一双眼向昔日疼爱自己的父皇吐出真相时,晋帝却并未像平时那样安抚她。

     “蠢货。”

     幻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她痴痴地道:“父皇,你该为女儿讨回公道,即刻就出兵攻打大周。”

     晋帝无可奈何地叹气。

     多年的溺爱,养出这么个不知轻重的蠢货。

     “将公主带下去,关进芙蓉宫。”

     幻容抱住晋帝,“父皇,您不愿意为我报仇,就让我自己来,将我嫁给其他国君,有朝一日我定让他大周城破国亡!”

     晋帝再也忍不住,一巴掌甩过去,当即打得幻容脸颊高肿。

     晋帝道:“不自量力!你与兄通-奸的名声天下人皆知,谁还肯娶你!没用的东西,滚开!”

     幻容还想再说什么,没有机会出声,就已被人拖下去。

     没多久,芙蓉宫传来消息。

     幻容公主,疯了。

     她终日拈花傻笑,见人就说:“我乃冰清玉洁的公主,天底下再没比我更美的人了,他们都爱我,都为我发狂,有朝一日,我定要迷得那大周皇帝神魂颠倒,国破家亡。”

     这边,通灵玉晃晃脑袋,天眼里窥得的情形令人唏嘘。

     它拍着燕王送来的琉璃球玩,道:“主人,幻容公主好惨呀。”

     南姒不以为然:“她惨什么?咎由自取。”

     通灵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即趴过去,“话说回来,果真如主人说的那样,根本用不着出手,皇帝和燕王就代劳了。”它脑海中冒出一个疑惑,问:“主人,若是那日你自己出手,会怎样做?”

     南姒笑眯眯:“先奸后杀。”

     通灵玉浑身一个颤栗。

     她捏捏它的猫爪,“瞧你吓的。”

     通灵玉喵呜,大概做狗做猫做久了,胆子都变小。

     南姒问:“如今就剩最后一个要求了。”

     保大周百年盛世繁华。

     通灵玉弱弱地吐出一句:“主人,你知道为什么这个任务至今无人完成吗?”

     南姒问:“为什么?”

     通灵玉:“因为这个宿主的劫点,是她的寿命。”

     南姒一怔。

     她问:“我还能活多久?”

     通灵玉数了数,“一年半。”

     有限的生命,却要完成百年大业,无人能做到。

     通灵玉本以为会在南姒眼中看到失落的情绪,抬眸望去,却见她无情无绪,只是淡淡应了一句:“知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