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迷人的她[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第 20章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头, 皇帝苦心焦虑,整宿无法入眠。(щww.yznn)

     他所有的狠决和冷酷一碰到她, 瞬时灰飞烟灭,任凭如何恼, 如何气, 心里将她捏碎千万遍, 最后辗转反侧, 还是怪自己太过愚蠢。

     他怎么从来就没怀疑过?

     那人细细的腰, 软软的手,风一吹就倒的身量, 无论何时都一副柔柔弱弱的文气模样,怎会无人怀疑她是女子?

     那些与她朝夕相对的臣子, 说不定早就有所察觉。

     或许是他一心闪躲,所以才被蒙骗至今。

     皇帝越想越闷, 一闭眼就是她被围在人群中与大臣们相交甚欢的情形。

     她过去不爱笑,谁都不亲近,现在爱笑了,随便一瞥都是媚眼。哪能惹人不心动。

     他咬牙切齿, 发狠摔了玉枕, 人重新坐起, 不敢再阖眼, 怕自己又想起她, 就这么苦闷坐到天明。

     第二日, 待他精神颓靡地上早朝, 抬眸便望见站在最前头的人,熠熠生辉,毫无半点惊慌失措。

     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她连他的视线都不曾躲,大大方方将自己所奏之事悉数禀上。

     皇帝盯着她,沉声道:“丞相好胆识。”

     满朝皆是一愣。

     陛下没由来地说这话是何意?方才丞相上报的事,乃是喜事,今年秋收大丰,陛下应该高兴才是。

     奇怪的是,丞相回应的话也让人匪夷所思。

     她说:“陛下乃惜才明君,心胸自然宽广。”

     满朝文武:丞相和皇上打什么哑谜呢?

     朝会散后,皇帝依旧心绪不宁,他问:“丞相在何处?”

     老太监道:“丞相和大臣们在议事堂商讨来年减免赋税的事。”

     皇帝思忖片刻,抬步往议事堂而去。

     议事堂里,气氛融融,众人有说有笑,围着中间高位上的少年须臾奉承。

     “丞相为国为民日夜操劳,微臣新得了一株天山雪莲,据传入药滋养效果极好,稍后便让人送到相府去,还望丞相切莫推辞。”

     “丞相何许人等,岂能收你的破雪莲,还是用我奉上的玉床,冬暖夏凉,安眠息神,最适合丞相调养身体。”

     南姒笑起来,轻描淡写:“你们有心了。”

     众人见她笑,笑容如四月春风,蔓延开来,暖人心脾。一个个跟着笑起来,说话声不自觉渐低,生怕语调一高,便会惊着病弱的丞相。

     皇帝在外头站着,几乎捏碎玉扳指。

     他忍到极致,实在看不过眼,撩袍踏入。

     众人惊呼“陛下”。

     皇帝谁也都没看,直接拉住她往外走。

     有个反应稍微迟钝的文官跪拦他跟前,“皇上,我们正与丞相议事,您……”

     皇帝抬腿一脚踢过去,“滚开。”

     众人呆呆地看着皇帝动作粗鲁拖拽文弱的苏相离开,面面相觑。

     丞相得罪陛下了?

     走了长长一段距离,他抓着她的手,气冲冲地往前走,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

     宫道两旁的宫人纷纷低头,仪仗被甩在后头一截。

     她实在走不动了,伸手求道:“陛下,微臣实在脚痛,停下歇歇可好?”

     此时他们正走到宫墙拐角,不远处的明仪门,侍卫整齐排列,老太监领着小黄门得令停步。

     他擒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墙,丝毫不容任何反抗挣扎。

     “好一个不知廉耻的苏承欢。”他单膝压过去分开她的双腿,一手紧紧摁住她的手,另一手缓缓往下。

     六月初夏,她穿的衣襟单薄,金丝宽袍外罩一件素纱单衣,风一吹,袍上所绣仙鹤翩翩而起,领口处微微敞开,露出玉白脖颈,他痴痴地看着,手指抚上去,落在漂亮精致的锁骨处。

     她咬唇低喃提醒他:“陛下,这是在宫里。”

     他俯身凑近,嘴唇自她的耳垂脸颊滑落,“怕了?在议事堂被众多男子围着,怎不见你怕?

     她双腿酸涩,被他压在墙上,半边身子没有倚靠的力气,很是难受。

     皇帝顺势揽住那一圈窈窕细腰,用自己整个身躯拷住她。

     他慢慢低下头寻她的唇。

     她惊呼出声:“陛下!”

     咫尺之隔,他怔怔盯着眼前绝色,脑海里什么念头都没有,只剩床底之间与她欢爱交缠的画面。

     他发狠道:“就算朕在这里要了你,你也只能受着。”

     她眼里有了泪,颤颤出声:“陛下,微臣是您的丞相,不是您的禁-脔。”

     他愣住。

     她低低啼泣,目中泪水盈盈,隐忍害怕,仿佛受了莫大的羞辱,下一刻就要崩溃人前。

     他心头一愧,身体里那团烈火猛地被浇灭。

     除了女儿之身,她比任何臣子都更为能干,大周第一名臣的称号,她当之无愧。

     是他狭隘了。

     皇帝抬手拂去她眼角的泪,刚才的狠样全都消失殆尽,“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就该洁身自好。”

     她抬眸软糯一声:“微臣有没有洁身自好,陛下应该比微臣更清楚才是。”

     她的处-子之身,是他夺的。夜夜欢好,榻边人也只他一人。

     皇帝微敛眸色,“苏相招蜂引蝶的本领,朕领教过了,至于其他,朕不清楚,也没有兴致弄清楚。”

     她低眉顺耳。

     皇帝放开她,“回去罢,你的事,朕自有定夺。”

     他刚松手,蓦地少了支撑,她身体酸软,一时站不住脚,他迅速搀扶,数秒后,索性拦腰抱起。

     锦袍下炙热的硬物,被她腰间挂着的金鱼袋来回晃荡摩擦,几近欲-火焚身。她轻得很,抱在怀中仿若无物,皇帝喉咙干渴,两只大手似烙铁般黏烫在她身上。

     她看着他,双目秋波流转,柔声道:“谢陛下。”

     “先别急着谢,朕没说饶你。”他觉得自己真是魔障了,竟能容忍她继续荒唐行事。

     仿佛察觉他的气闷,她露出床底间讨好的妩媚笑容,声声软语:“微臣就知道,陛下是天底下最好最大方的人。”

     皇帝故意抬手颠她一下,恨恨道:“小东西。”

     苏相被皇帝抱着坐上软轿回府的消息很快传遍京城,众人震惊不已。倒没人往断袖之癖上想,君臣二人皆是狠心毒辣的人,苏相虽羸弱了些,但如今杀伐果断,令人胆寒生畏,除非不要命的,才敢有那些念想。

     皆以为苏承欢重病,连路都走不了,这才被抱着出了宫。

     于是众人纷纷跑去苏府探病,但这一回,皇上却下命了。

     以后无事不准往苏府跑。

     众人是以更加肯定,苏相深得圣心,比之从前地位又更进一步。

     这厢,自从知道皇帝识破苏承欢女子身份后,通灵玉终日惴惴不安。

     它怕哪天就忽然潦倒窘迫,再也吃不上鱼了。每顿更加发狠地吃,每餐都当做最后一餐享用。

     结果没等来苏府被抄家,它却胖得不成形。连南姒都嫌弃不肯再抱它。

     通灵玉郁闷地挠挠猫爪,“我哪里知道皇帝竟然这般好脾气,早知如此,我就不吃那么多了。”

     南姒看着它圆滚滚的肚子,“你现在这副模样,发春的猫见了你都会掉头就逃。”

     通灵玉垂头丧气地喵呜一声。

     皇帝虽未有下一步动作,但这期间没有再找来,连政事传召都不曾有。

     南姒捏捏它的猫耳朵,“让我看看这几日皇帝都在做些什么。”

     通灵玉高兴地翻起身准备开天眼,结果因为太胖没翻起来,差点一头摔下榻。它喵呜重新趴好,进入元魂状态开天眼。

     皇宫内。

     那日抱苏承欢坐上软轿之后,皇帝尚未彻底消减心中郁结。

     他夜夜无法入眠,因她的身份已被挑破,相府美人的事彻底告终,他只觉得长夜漫漫,宫墙寂寥,心里的空缺越来越大。

     皇帝准备换种方式慰藉自己——去后宫临幸美人。

     他难得荒-淫一次,学殷商之君,酒林肉池,美人们雪白的身子如蛇扭动,衣衫尽褪,在他面前挑逗自己。

     他躺在温泉里,看眼前春-色艳丽,心中波澜不惊。

     什么感觉都没有。

     一新入宫的美人大着胆子上前,俯下身准备用想香舌伺候。

     刚碰到,便被一巴掌拍开,撞得头破血流。

     美人怔忡,听得头顶上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谁准你碰朕的?”

     立马便有宫人上前将美人拖出去。

     其他人傻眼站立,不敢再动。

     皇帝不耐烦地扫过眼前具具**,“跳,给朕继续跳!”

     众人继续歌舞尽欢,直到她们腿都快跳断,腰都扭折,仍未得到皇帝陛下的满意回应。

     无人有幸侍寝。

     陛下连身都不肯让人近,离去冷冷丢下一句,“都是群没用的废物,勾个男人都不会。”

     众美人委屈至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